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道德文化 >> 正文

虐心小故事:死亡如风的折翼之舞

日期:2019-11-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虐心小故事:死亡如风的折翼之舞


笛声悠悠,冷风袭面。冰冻了那张被风霜雕刻的脸庞。亚索坐在屋顶眺望远方,深邃的双目布满了迷茫。脑海里对某人的思恋如同巨浪一般波涛汹涌的撞击心房。也许,命中注定我们为敌。也许,那一夜的欲火点燃了我们的灵魂。也许,我早就该相信自己的直觉。萌萌,原谅我的离开,希望我们永远不要相见。  

——一年前  

亚索单膝跪地的支撑着身体,敌人居然联手偷袭,这一次恐怕要背负着杀害师傅的冤名长眠于此地了。他大口的喘着气,企图用踏前斩逃离,可他发现敌人将他团团围住,丝毫不给活路。  

“诺克萨斯,真是个危险的地方呀!”发出来自内心的最后感慨,他闭上眼,等待着死神降临。  

时间仿佛静止,没有一点声音,疑惑的亚索睁开眼睛却看见一位白衣女子手持一把断剑,在人群中如蝴蝶一般轻巧自如,在一阵又一阵的炫目绿光之中,敌人们应身倒下。  

女子转过头来,阳光透过她白色的头发照在脸上,娇美秀气的脸颊如同仙女,那血红色的双瞳似乎在诉说着不平凡的命运。  

“你还好吧?”女子说完后伸出了修长的白皙手指拉向倒地的亚索。  

“没事,谢谢姑娘的救命之恩。”抓住女子的手借力起身,却不想受伤的右腿一闪,整个人猛地扑向了女子,两人相拥而倒。女子坚毅的脸庞瞬间绯红,亚索感觉到身心胴体的丰满,一时间手无足措。  

“你干嘛呀?弄疼我了。”女子推开亚索,捏了捏手臂,撅起小嘴愤怒的看着亚索。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第一次想拥,第一次相识。  

她扶着亚索回到家中,月光洒在这栋树林间的木屋上,为其披上了一层银色的薄纱,在黑夜里散发出微微光亮。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包扎完伤口的亚索深沉的问到。  

“我叫锐雯,你也可以叫我锐萌萌。”  

“锐...雯,谢谢你的救命之恩,我没有什么可以立刻报答你的,但是这份恩情在下永生难忘。”亚索诚恳的望着锐雯,眼神中充满了坚定,借此机会,他也仔细端详了一下锐雯,一头白色的短发,干练中带着妖娆。一对柳眉异常的清晰,像两柄弯弯的月牙一般悬挂在血色的瞳孔之上,眼睫毛又长又浓,以一种柔和的魅力围着一对美丽的眼睛,这对眼睛像南极的不冻湖,看似冷酷,然而却常常透露出浅浅的温馨,瓜子脸鲜嫩而滑润,嘴唇也一样鲜嫩,尖尖的下巴上有一对深深地酒窝,看上去可爱极了。若不是他一身破烂衣服,掩盖了美丽的光芒,否则活脱脱一个闭月羞花的美人。  

可能被盯着看久了,锐雯别过去头,冷哼一声。亚索察觉了自己内心的一丝异样,难道自己动了心?不可能,我是冷酷的剑士,我不会被欲望所左右。反省了片刻,亚索淡淡的问道:“你看上去很厉害,你是何许人也?”  

“我以前当过兵,后来打了败仗就离开了军队。”锐雯玩着窗外,平静的说着。  

“对了,那些人为什么要杀你?”锐雯猛然想起这件事,她很好奇,在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也会上演生死大战。  

“我被人诬陷了罪名,那些人只是为了赏金才来杀我的。”亚索平静的回答道。锐雯似乎动容了,将左手搭在亚索的肩膀上,眼神中充满了同情。“那些人只是为了钱?”说到这,锐雯回想起曾经的自己,在战场上,为了荣誉与地位手刃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她双手沾满了鲜血,虽然立功无数,但还是被当做棋子一样被丢弃,这段回忆是锐雯一生的噩梦,在消沉一段日子后,她独自来到这里,住在森林中,贴近自然,还经常帮助别人,就是为了忘却曾经的罪恶。  

“锐雯,你不了解我。我是疾风剑法的传承人,但是却被诬告杀死了自己的师傅,没有人相信我是清白的,同门师兄弟也不会放过我。我注定要逃亡一生,在颠簸中老去,在疲惫中死去。但尽管如此,我仍然没有放弃,我会证明自己的名誉,我不会束手就擒。”  

锐雯看着满身是伤的亚索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只感觉鼻子酸酸的,两个人都是在为自己救赎,在跟命运斗争,难免产生惺惺相惜的感觉。透露完心声后,双方都很沉默。亚索从怀中掏出一把笛子,慢悠悠的吹了起来,那笛声低缓,深沉,如微风一般,吹进了锐雯的心中,她仿佛看见亚索曾经的辉煌,也看见他那飘逸的身法在竹林之中穿梭,看到了他对世间的种种无奈。  

“死亡如风,常伴吾身。”亚索叹息道。  

曲终,锐雯望着亚索,抬起了双手,慢慢的将亚索的头搂入了怀中。  

“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我相信这都是暂时的阴霾,我会陪真你,为你带来阳光,来驱散苦难,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的。”锐雯闭上了眼睛,坚定不移的说道。  

那一晚,亚索与锐雯走到了一起,他们是彼此的精神伴侣,他们互相扶持着走过了一天又一天。亚索说要去英雄联盟,告诉瓦罗兰大陆的所有人,自己是清白的。  

半年后——  

亚索和锐雯一路跋山涉水,走过了数月的时光。这几个月是他们人生中最快乐的一段时间。此时,锐雯躺在亚索的怀中,感受着他的体温与气息,树林间散碎的阳光,像点点星光一样,为他们祝福着。  

“萌萌,你好美,我真的好爱你。”说完亚索轻轻的吻向锐雯。这半年来锐雯改变了很多,留起了长发,穿上漂亮的衣服,在她的悉心照料下,亚索的伤已经痊愈。在这段时间里,没有生死别离,没有杀戮,没有明天的迷茫。有的只是那飘逸男子低沉的爱的呢喃,有的只是那白发女子无微不至的关心。他们相伴一路,互信倾诉者彼此曾经封闭的内心,这段时间的经历,足可以他们永久一生。  

“阿豪,我也爱你。”锐雯被吻的面红耳赤,在喘息之间勉强说完这句话。  

“萌萌,等这件事完成后,我们就结婚吧。”亚索搂着锐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啊?我可没考虑到这件事啊,不过你是不是要表示表示,有没有什么订婚礼物吗?”锐雯俏皮的说着,高兴的不得了。  

“有。”亚索从怀中掏出笛子,含情脉脉的双眼随着嘴唇微微张合与手指的舞动,那忽高忽低,旋律优美的笛声便传人了她的耳中,这灵气十足的曲调,让锐雯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自己的放逐之刃,想到了自己的折翼之舞。曲风飘忽不定,就像她的剑法一样。  

曲终。酝酿片刻之后,他们都没有说活,但他们都笑了起来,那么的自然,那么的亲切。他们是彼此的唯一,值得用生命去守护的唯一。“阿豪。谢谢你。”亚索抚摸着锐雯的身体,感受着她胴体所带来的丰满。锐雯感受着亚索炽热的身体与呼吸。他们坠入了欲望的海洋,呻吟的巨浪此起彼伏将他们完美融合。  

在这一刻,他们都不在是一个人。亚索是一名孤儿,他的师父将他抚养成人,他一把疾风剑名震四海,被人陷害之后,他深感人心难测,在痛苦之中迷失自我,是锐雯的悉心照料和温柔的个性打开了他封闭的内心。现在,要用一生去守护她。锐雯是诺克萨斯的平民,年少的贫穷使他渴望荣誉与财富。成为士兵之后,她严格要求自己,无论在哪一点都要超越别人。她留着短发,身披铠甲,上阵杀敌。经过自己不懈的努力,她确实得到了肯定,成为了优秀的将领。但这丝毫没有改变她被当做棋子丢弃的命运。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消沉之后,她开始了平静的新生活,直到遇见了他,在生死攸关的时候,还是那么淡定从容。在深入了解后,这名冷峻的飘逸男子唤醒了她的少女之心,她要永远跟她在一起。  

烈火焚身的夜晚过后,他们踏上了去英雄联盟的最后一段路。  

他们一边欣赏着沿路的风景,一半畅聊以后的人生,亚索说要在海边建一所房子,生一对儿女,交他们疾风剑法和放逐剑法。说到这,他们迫不及待要开始新的生活。  

就在快要到目的地的时候,锐雯问出一路上困惑已久的问题。  

“你师父叫什么名字?”  

“王疾风,我一直叫他王师父。”  

砰,这个名字如同波涛骇浪一般,卷入了锐雯的脑海,随即瞬间爆炸。  

“怎么了?”望着惶恐的锐雯,亚索有一丝不安环绕上心头。  

脑海里的巨浪还未平息,便打破了锐雯曾经的美好幻想,经管她之前有想到过,但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事实。他们互相注视着对方,两人僵持着沉默了很久。最后锐雯还是开了口。  

一年前,作为诺克萨斯中流砥柱的锐雯对自己的祖国忠心耿耿,他被派去暗杀一名长者,锐雯不知道这个人的任何信息,只知道他姓王,但出于对祖国的忠诚,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执行了任务,并且也成功了。事后,瓦罗兰大陆传言疾风长老被起徒弟所杀。再之后,锐雯被开除了军籍。驱逐出了部队。她伤心了一年,终于遇见了他。但是亚索的出现也是因为自己当年的暗杀,多么可笑。人生如同风中野草,命运手里握着镰刀。  

这一层窗户纸被捅破,所以的未来,爱情,回忆都像泡沫一般随着真相浮出水面而被刺波。亚索突然拔出了疾风剑,一剑刺中了锐雯的右肩,锐雯柳眉一皱面露苦色,但还是咬着牙平静的看着亚索。  

“你知不知道,我师父将我养大,我待他如父亲一般尊重,为什么?为什么师父与你无冤无仇你要做出如此伤天害理之事?我应一剑刺死你,但你救过我命。我不能杀你,你走,我永远都不想看见你。”  

命运是如此的戏人,亚索曾经不止一次发誓要,要将真凶碎尸万段,他也真正的幻想过锐雯会是他的一生的伴侣,但这一切,都未能实现。  

“阿豪,不要。”锐雯右腿向前一顶,向前走了一步,剑刃贯穿了她的肩头,她搂住了亚索,顾不上疼痛,梨花带雨的看着他。  

阿豪,不要离开我,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求你原谅我,你说过会爱我一辈子的,我们还要在海边建一栋房子,还要......”  

啪,一记耳光迎面而来,亚索猛地抽出了剑刃,转身。离去。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锐雯倒在地上,望着亚索的背影,她忘记了肩头的疼痛,但是心上的疼痛却是她昏了过去。  

亚索一边走着,一边回想起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也许这是他一辈子最美好的回忆,也许这是一场不该开始的邂逅。

“锐雯,我无法原谅杀师仇人,下一次见面,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亚索掏出笛子用手掰断扔到地上。从此之后,只要死亡如风,没有折翼之舞。只要自己那冷酷严峻的面容,没有她被阳光照耀的美丽脸庞。  

无声的泪水精准的坠落,他孤身一身,且随疾风前行,身后亦须留心。   武汉的哪个医院治疗癫痫病n>

锐雯昏迷的时候做了一个美妙的梦,在海边的房屋里,亚索搂着她,说着甜言蜜语,他们在海边嬉戏,快乐的跑着,追赶着夕阳......  

也许有一天锐雯会出现在亚索的面前,继续他们的恩怨。记得她被开除军籍的那天晚上,她对长官说的最后一句话。  

“断剑重铸之日,骑士归来之日。”


武汉儿童羊癫疯医院哪家治的好an style="line-height:1.75em;text-indent:2em;">

掌游宝用户“寂寞如我更寂寞”投稿!

LOL掌游宝投稿联系QQ 2853251014(好友验证请写“LOL投稿”),我们期待更多的掌游宝撸友来向所有人分享你的游戏心情、攻略心得、或是杂谈调侃!

荆门治癫痫专业医院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片鳞残甲网 | 怎么放松 | 宝玉石鉴赏 | 家乐福万里店 | 青岛中山公园图片 | 如何选择佳能镜头 | 英文自我介绍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