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家乐福万里店 >> 正文

【看点·缘】狗娃(小说)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太阳都已晒屁股了,闹钟快把外壳震裂了。狗娃还睡意未消,举起两只无力的胳膊,伸了伸懒腰,揉揉惺松的眼皮,心里在埋怨着:这鬼太阳升得太早,这鬼闹钟吵得人揪心,还有香林山庄恶毒的老板娘,那鬼女人除了长心眼就是长肉,除了小气就是抠门。还一天到晚数落自己的不是,就像上辈子结了仇似的,横竖就对自己不顺眼。

狗娃都三十好几了,依然单身,可狗娃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村里人都说他命苦,狗娃还没出生。爷爷就中风去世了,由于计划生育抓得紧,狗娃是独生子。生狗娃的前几天,他妈老梦到一条怀崽的母狗,这也成了狗娃名字的由来。狗娃初中没毕业,父亲也病故了。全家人还没从悲痛中走出来,谁料母亲又在一次车祸中丧生,由于事故发生在清晨,路上没人发现,肇事者至今也未查到。奶奶悲痛交加,积劳成疾,不久也随之而去了,狗娃彻底成了孤儿。看到狗娃的身世,村民没一个不掉眼泪的。村上好心人想给狗娃申请个低保,可狗娃已年满十八岁,又长得五大三粗,像个干活的人。村干部出于关心,给狗娃在县城找了份工作,职业是餐厅服务员,狗娃也挺喜欢这个职业,进餐厅吃饭的人都喜欢这个大小伙子。狗娃白白净净,纯朴自然,关键是有一脸笑容。每次客人来,狗娃都带着微笑迎接,并问客人需要什么。顾客看到狗娃一脸的灿烂,就如同见到了阳光,能给客人留下好心情,客人都满意而去,这是狗娃最愿看到的。同事都夸狗娃像个厨师,原因是脑袋大脖子粗,不是屠夫就是厨师。狗娃心细,看到顾客喜欢吃的菜,他都会把菜名记录下来,每次到厨房端菜,都会留心看一会厨师的烹制过程。有次看走了神,站在那儿发愣,厨师急了,哟,小子,想掌勺是不?狗娃虽一脸尴尬,但心里暗暗不服,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多练了几天,神气个鸟,过阵子我准超过你,当回厨师让你瞧瞧。

不过,狗娃还没等到当上厨师,餐厅在一次意外大火中消失了。狗娃又回到了村里,用打工的钱把两间破旧瓦房翻修一新,余下的钱也只能暂时填饱肚子了,但总算有了安身之所。那时,社会上都兴搞新农村建设,村村修通水泥路,搭建绿色菜棚,修建沼气炉灶,兴办各种农家乐餐馆。尤其是香林山庄,农家乐餐馆特别起色,原因是香林山庄地处青山绿水间,有茶树、果树、鱼塘、村委会址等得天独厚的资源。原先,香林山庄是村委会为接待上层领导而建的,如今承包给黑玫瑰了,就因为黑玫瑰和村主任有暧昧关系。也不知村主任啥狗屁眼神,怎么就看上黑玫瑰了,那鬼女人除了皮肤白些,剩下的就是一堆肉。村主任虽作风不正派,对狗娃还是比较关注的。或许肩负村干部的职责在身吧,看到狗娃在家无所事事,整日到处游荡,就把狗娃叫到面前,问狗娃愿不愿去香林山庄掌勺,月薪三千元,干得好还有奖金。狗娃揉揉空空的肚皮,满口答应了。狗娃第一天去香林山庄,就见识了黑玫瑰的脸色,用鄙夷的口气说,要不是看在村主任的面子,我随便在哪里找个厨子都比你强。你可给我干好了,油米酱醋省着点用,菜肴烧砸了得赔,这是制度。从那以后,狗娃上下班的时间,烧菜时的态度,都被黑玫瑰盯着死死的。狗娃也一直言听计从,小心翼翼,生怕一个疏忽大意,让黑玫瑰作为把柄,扣掉自己的工资,或被作为辞退的理由。

狗娃看看闹钟,时针早已划过到岗的时间。狗娃一个骨碌爬起,头脸还没来得及清洗,就匆匆向香林山庄奔去。到了香林山庄,狗娃谎称去了趟厕所,躲过了查班人的询问,好歹算是蒙混过了关。如今这酒桌上也不知从何时开始盛行吃上狗肉的,香林村大大小小的饭店餐馆,都把狗肉作为主菜。乡政府为此还特别不知从哪里搞了个荣誉牌,名曰狗肉之乡。什么狗肚炒蒜、狗肠炖香菇、狗肉粉丝火锅……除了把狗皮扒了能卖钱,其它都能编个菜名送上餐桌,成为一道美肴。弄得狗娃每次回家,都会把整个村的狗都引出来,对着狗娃一阵乱叫。村里人都说,狗娃身上有股刺鼻的土腥味,连鼻子眼冒出的气都能熏死人。狗娃从不吃狗肉,顶多为了尝试菜肴的咸度,用舌尖舔一下,或用鼻去嗅嗅肉香的程度。狗娃总感觉每条狗有灵性似的,它们应该作为人类的朋友或伙伴,而不是残忍杀掉,来作为人类的食物。狗娃烦的时候也骂上两句,一天到晚吃狗肉狗肠,总有一天,把你们这些没心没肺的吃死。

每天中午饭后,是狗娃最悠闲的时候。客人都已酒足饭饱散去,厨师和服务员都聚在一起吃午饭。大伙说说笑笑,是最开心的时刻。这时,就有人拿狗娃开玩笑,要把春妞介绍给狗娃。春妞却不以为然,笑着把条件公布出来,除非狗娃倒插门,还得在县城买套房。说完,引起大伙一阵嘲笑。狗娃看他们一个个笑得前仰后翻,头也没回就走出了门。心里有股不服的劲,他在心里暗暗道,别以为自己是天仙了,我还不一定看得上哩,还厚颜提那么多条件。狗娃闷闷不乐走近鱼塘边,飞起一脚把石子踢入池中。如同踢的是黑玫瑰那堆肉团,心里感觉一阵舒畅痛快。突然,狗娃耳边听到喘气声,是从池塘边柳树后面传来的。出于好奇,狗娃谨慎地走过去,这时,猛地串出一只大花狗,摇头摆尾,如同是个多年未见的老朋友。狗娃吓了一跳,原来这条狗已出现好几天了,应该是只流浪狗。前几天,一直没敢靠近狗娃,从眼神中可以看出,这是只母花狗,而且肚皮已隆起,是怀上狗崽了,已观察狗娃好几天了。好像在乞求狗娃施舍点吃的,狗娃觉得奇怪,以往那些狗看到他像仇人似的,今天这只大花狗却如此温顺。大概是有求于狗娃,狗娃没往深处想,急忙回头向厨房跑去。把剩余的鸡骨头大米饭装满盘,端到大花狗面前。这狗东西灵气得很,同类的肉和骨头都不沾,连闻都不愿闻,看到鸡骨头和大米饭,就狼吞虎咽起来。大概有防备的心理,一边吃还一边两眼还不时地偷望着狗娃的脸色,还原了狗的本性。狗娃看到花狗吞食的样子,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影子,那种孤单、寂寞,缺乏温暖和安全感的心情油然而生,弄得狗娃鼻子酸酸的。

一连数日,大花狗如同找到了依靠,每天中午,都会准时出现在狗娃面前。狗娃心也细,他会把鸡汤伴在剩饭里,鸡骨头另外装一盘,以免花狗吃急了卡住喉咙。狗娃还给花狗取了个好听的名字,叫花花。花花怕见生人,它总躲在那棵柳树后面。因为那里视线开阔,除了一面是水塘,其他方向都在视线范围,这样,别人发现不了它,它却能注视到人的一举一动。狗娃看透花花的防备心理,总是用粗大的手,顺着毛抚摸着花花,嘴里还夸奖着花花。你这鬼精灵,还挺善解人意的。但时间一长,秘密终会有被发现的时候,多少次了,大伙发现狗娃举动有些异常,以往吃过午饭,还跟大伙说说笑笑,近来一反常态,一吃完饭就收集剩饭剩菜,还躲开人往树丛里钻。大伙都觉奇怪,这狗娃有相好的了?但也不至于带剩饭剩菜去约会呀。这一情况,也惊动了黑玫瑰,黑玫瑰来了精神,让大伙别打草惊蛇,要抓他个现行。第二天中午,如同往常,狗娃把两盘鸡骨头放到花花嘴边,花花挪着肚子,摇头摆尾吞咽着。这时,黑玫瑰大叫一声,树影裹着黑玫瑰黑色的衣裙,仿佛一团黑色幽灵,在眼前飘荡着。狗娃和花花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吓了一跳,怪不得,整天鬼鬼祟祟的,原来为了这个狗东西。我说你狗娃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养活自己都成问题,还冒充泥菩萨过河,你以为是救世主啊,下次再让我看到这狗东西出现在山庄,我非把它炖了狗肉火锅。这时,大伙都跑来看热闹了,看到这一幕,顿时笑得直跺脚。都戏弄着狗娃说,我们竟没想到,狗娃还具有喜剧天分。狗娃啊狗娃,你也太快了点了吧,没几天就把人家肚子搞大了。这一闹,大伙笑了个人仰马翻。

秘密已被捅破,看到花花就快做妈妈了,再不能让花花在外风餐露宿了。为了避免给黑玫瑰逮住真炖了火锅,狗娃就把花花带回了家。花花已把狗姓当成了最亲的人,早晨,会准时叫醒狗娃,直到把狗娃送出村口。晚上再迟,花花都会在村口等候,寂静的黑夜能把花花的叫声传到香林山庄,伴着亲切的叫声,狗娃心里亮堂堂美滋滋的,夜间走在山路上,一点也没觉得害怕。狗娃累了,花花会舔他的脚丫为他解乏,狗娃困了,花花就守候在狗娃鞋子旁边,等狗娃睡着了才肯睡去。有一天,狗娃睡到大半夜,突然心口疼得厉害,是那种撕心裂肺的痛。狗娃捂住胸口,痛得在床上翻滚,想大叫又叫不出声,那种折磨快把狗娃带进地狱了。花花看着直掉眼泪,忽然,花花仿佛想起了什么,看看门已拴紧,抬头看到铝合金窗还半开着。它猛地想跳上写字桌,然而,尝试了七八次也没能跳上去。由于肚子的胎位又大又重,一次次摔得血从生殖器内流出来,弄得满身满地都是血。花花向后挠挠地,作了最后的冲刺,一下跃上桌台,跳窗而出,直到把左邻右舍吵醒。多亏邻居大伯大婶及时把狗娃送进医院,由于抢救及时,狗娃才捡回一条命,医生说是心肌梗塞,若再迟十分钟,人就死掉了。老人都说狗是土命,能死里逃生,狗娃这次真的相信了。之后花花把死胎生了出来,共六个死胎,花花没为此伤神,只是偷偷掉了几滴泪。看到狗娃又鲜活地从医院回来,花花围着狗娃高兴了好几天。从此,花花已成了狗娃生命的一部分,狗娃去啥地方都会带上花花。上班时,就让花花在山庄门外等候,下班时,会陪狗娃走夜路,就连睡觉,狗娃都会让花花睡在旁边,这样,狗娃才觉着睡得踏实。

花花通人性,但毕竟比不上人脑清醒。有次犯了糊涂,想见狗娃的心迫切了,误闯进了山庄。也真是撞见鬼了,黑玫瑰正巧开着轿车回到山庄,车没停稳,就撕破了喉咙大叫,快把这只流浪狗逮住,扒了它的皮。几个年轻力壮的伙计立刻围追堵截,合围把花花用绳套住,又吊上了树丫。此时,狗娃正忙着给镇领导烧菜,耳朵边忽然听到熟悉的狗叫声,那声音痛苦和哀怨,还夹着求救的呼声。狗娃扔掉大勺,疯了似的狂奔出去,顺着传来的声音望去,狗娃顿时傻了眼。感到身上的血都涌上了头顶,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山庄里的几个保安如同几个刽子手,围攻着被吊在树丫上的花花,挥舞着棍棒,发疯似的敲打着花花的脑袋。花花鲜血飞溅,舌头已垂露在牙外,眼里流淌着痛苦的泪,显然早已断了气。黑玫瑰见狗娃气得满脸通红,从口袋里掏出十几张百元大钞,扔向狗娃,嘴里还骂骂咧咧,该死的狗东西,不就是赔几个钱吗,给我扒了狗皮炖肉吃。几个保安不由分说,递过剔骨刀,上前就从花花的头皮上划了一道口子。狗娃急得快吐血了,眼珠一红,抄起墙边一根扁担,对着拿刀的保安扫去,不偏不倚正打中了后脑勺,保安扔掉手中的刀,应声倒地,昏死过去。旁边的人顿时脸色煞白,黑玫瑰急忙拨通110。还没等狗娃把花花坟上的土填满,几个民警就把狗娃戴上手铐,押进了警车,一阵呜啦的警笛声,把人的心都震碎了。

事后,人们才得知,被打的保安成了植物人,狗娃也构成了故意伤害罪,被判了几年刑。村里人弄不明白,黑玫瑰愿意赔一千多元,而狗娃为啥不愿卖条狗呢?还把人打废了。黑玫瑰更是费解,这穷小子,命苦不算,咋还傻呢?

症状性癫痫需要注意什么
南京治癫痫费用
药物可以预防癫痫病吗

友情链接:

片鳞残甲网 | 怎么放松 | 宝玉石鉴赏 | 家乐福万里店 | 青岛中山公园图片 | 如何选择佳能镜头 | 英文自我介绍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