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健身滑轮 >> 正文

生命最后30天,英雄们生死大逃杀 79

日期:2019-11-7(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生命最后30天,英雄们生死大逃杀 79

迦娜揉了揉眼睛,起身。
身边的拉克丝还睡的很甜,安妮窝在被窝里。阿木木睁着眼睛盖着被子,望着帐篷顶。
“你已经起来了么?”
迦娜打了个哈欠,对阿木木说道。
“啊...”阿木木歪过头来。
“迦娜小姐...我..我都没睡着过..”
“那就出去帮我一起准备一下早餐。”迦娜将一件白色的长袍披在了自己的身上,挽了挽长发。
“哦...”阿木木看了看迦娜一眼,便挠挠头,起身叠好了被子就跑了出去。
“要是一直这样安静,倒也不错。”
迦娜看了看蒙着头睡的安妮和拉克丝。
“哇!!”
这时,忽然帐篷外传来伊泽瑞尔的尖叫声。
“蛇啊!!!”

“伊泽瑞尔!”
迦娜握紧法杖,和阿木木一起走进了伊泽瑞尔的帐篷。
“蛇...”
伊泽瑞尔抱着一只体型巨大的蟒蛇,蟒蛇缠在他的脖子上,用蛇信子舔着伊泽瑞尔的脸。
“哪来的蛇?”迦娜道。
“不知道,不过它好像很喜欢我。”
伊泽瑞尔把蛇头歪向一边。
“回来。”帐篷外,传来了卡西奥佩娅的声音。
蟒蛇闻讯,便从伊泽瑞尔的身上下来,游出了屋外。
卡西奥佩亚掀开帐篷。
她眯了眯眼睛。
“这条蛇是我昨天晚上抓的,我还一直奇怪它跑到哪里去了,原来在你这里,真不幸,它昨天已经吃过东西了。”
“你是在期待我被它吃掉吗。”伊泽瑞尔嘀咕了一下。
“这是你说的,我可没说什么。”卡西奥佩亚放下了帐篷帘,游了开去。
“我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只穿了一件衬衫,在冰天雪地跑啊跑,跑不到尽头。”伊泽瑞尔揉揉头发,呼了口气。
“然后忽然就找到了一个小木屋,里面有一个女人,还有很多的衣服,那个女人说让我快点穿上保暖,我就不停的把那些衣服往身上套,可越套却越冷..”
“迦娜,这是噩梦吗?”伊泽瑞尔道。
“不算是,挺有趣的,还有,你该起来了。”迦娜说着,便走了出去。
“好吧。”伊泽瑞尔耸耸肩,看了看还在帐篷里的阿木木。
“木木,麻烦你帮我把那个桌上的书拿过来吧。”

“吃东西,哈哈,吃东西,好多好多的....”
长春治癫痫病的医院哪里的更好ht:24px;" />拉克丝把碗里的麦片来回的捣着。
“嗯...胶囊里的食物储备也快消耗完了。”伊泽瑞尔道。
“估计还有5天的口粮,我们就要吃岛屿上的本地食物了。”
“安妮呢?”伊泽瑞尔问道。
“哦...她好像不舒服吧,刚才去喊她过了,说还想再睡一会。”迦娜道。
拉克丝把麦片倒到一边的草地上。
“那个..不是倒的,是吃...”阿木木挠挠头,用勺子在锅子里舀了点在拉克丝的碗里。
拉克丝看了看碗里的麦片。
“吃...吃进去的。”阿木木站在她的面前,捧着勺子说道。
“哦..”拉克丝点了点头,把碗里的麦片泼到阿木木的脸上。
“哈哈哈...”拉克丝看着阿木木哭着用绷带擦着脸,拍着手。
“好玩...真好玩。”
“今天开始进行治疗吧。”伊泽瑞尔放下手里的碗碟,看着拉克丝,说道。

帐篷内。
“一定要这样么?”
迦娜犹豫道。
癫痫病是如何治疗的-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 />“嗯...“伊泽瑞尔穿好了一身盔甲,系上披风,握起一把长剑。
“呼,可真沉。”
“你这些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
“高端纳米粒子合成器,可以用能源凝聚转化为其他物体维持一定时间,皮尔特沃夫实验室的教授送我的。”伊泽瑞尔道。
“可我为什么要穿这件衣服,不是说治疗么。”迦娜拿起那件与拉克丝一模一样的衣裙。
“这是治疗的第一阶段。”伊泽瑞尔尝试着挥动那把剑。
“我按照卡西奥佩亚描述的盖伦的形象,合成了这身衣装。听卡西奥佩亚说,盖伦与拉克丝的情谊很深,而且拉克丝失忆了也会想起哥哥,这就是一个治疗关键的突破点。”
“能换个方法么,我觉得这样很蠢。”迦娜看了看手上的那个拉克丝的发夹。
“这是书上说的,用情景演变方法来刺激病人,促进她的记忆恢复。”
“好了。”伊泽瑞尔握紧长剑,挺了挺身。
“盖伦应该是这样的吧,板着身子,一脸的正义模样,然后是面无表情。”
“德玛西亚!”伊泽瑞尔喊道。
“真的很蠢。”迦娜看了看伊泽瑞尔,叹了口气道。

拉克丝拉扯着自己的头发。
“哦...妹妹,你不要走...”
拉克丝忽然抬起了头。
面前,那身作拉克丝服饰的迦娜,面无表情的向前迈了一步。
“是哥哥的错,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伊泽瑞尔半跪在迦娜身后。
阿木木呆呆的看着两人,卡西奥佩亚已经有些忍不住了。
“喂...”
伊泽瑞尔扯了扯迦娜的裙子,小声道。
“该你说台词了。”
迦娜叹了口气,只好甩了甩手。
“我要离开你,我的哥哥。”
“拜托带点感情好么..”伊泽瑞尔瞄了眼正看的入神的拉克丝,恳求迦娜道。
迦娜嘀咕了一声。
“哦,我亲爱的哥哥,因为你,我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迦娜做出一副伤心的模样,转身。
“不要这样,我的妹妹..不要离开我,我发誓我会保护你的..”伊泽瑞尔站了起来。
“这是我从出生开始到现在,见过的最棒的话剧了。”卡西奥佩亚实在是忍不住了,于是便笑道。
阿木木仍是呆呆的看着。
“哥哥...离开...”拉克丝看着迦娜与伊泽瑞尔,似乎变得有些伤感起来。

“她好像有反应了啊。”
伊泽瑞尔道。
“这说明我们的付出是有效果的,迦娜,把感情放进去,注意语气。”
“可是我自己都快忍不住了。”
迦娜道。
“一想到你那张紧绷绷的脸,我就...”
“什么啊,不要笑场啊,我们要一次性通过,这是演员的基本素养和自我认知啊。”
“可是我不是话剧演员。”迦娜道。
拉克丝站了起来,呆呆的望着面前的迦娜和伊泽瑞尔。
“哥哥...你还会..带我去看那最美丽的星空么?”
迦娜道。
“会...哥哥,一定会遵守我们之间的诺言,带你,去看那夜晚最美的星星。”
伊泽瑞尔牵住迦娜的手。
“妹妹,不要离开我,好吗?”
“这台词是自己想的吗,真没品。这分明是爱情,哪里是亲情的样子。”卡西奥佩娅笑道。
“哥哥...星星。”拉克丝有些呆滞。
伊泽瑞尔的这些话,就像是一根尖锐的刺,刺进拉克丝内心的柔弱处。
一滴眼泪,从拉克丝的脸颊怆然落下。
“有效果了...”伊泽瑞尔看着似乎有些恢复神态的拉克丝。
这时,一个巨大的身影,慢慢的露出草丛,望向这个搭着帐篷的营地。

安妮躲在被窝里。
这时,一个身影掀开了帐篷,将帐篷的帘子放下,俯下身走了进来。
“迦娜姐姐...我不想起床...”
安妮在被窝里说道。
一个毛茸茸的手指头,碰了碰安妮的被子。
“哎呀,好痒的”安妮伸出手甩了甩。
毛茸茸的手缩了回去,似乎是不愿意打扰安妮。
他蹲在地上,看着被窝里伸出来的小手,没有说话。
“迦娜姐姐,我觉得不舒服...不知道怎么回事...”
安妮在被窝里道。
“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好像看见一团火在面前跳来跳去,我想跑,可是它一直追啊追,它在叫我,我问它,却又不和我说话..真是个奇怪的梦...”
癫痫该怎么医治:24px;" />“我想家了,我想我的爸爸妈妈。”
她低声道。
“迦娜姐姐,你想家吗?”
安妮探出头来。
安妮看着面前的高大背影,竟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安妮坐在那白熊的肩膀上。
眼圈是红红的。
“提伯斯的手...”她哭着,抹着泪。
“会长出来的。”沃利贝尔安慰安妮道。
“布偶的手,都是可以缝起来的呀。”
“真..真的吗...不许骗安妮...”
“我不会骗人。”沃利贝尔朝安妮龇龇牙。
“嗯嗯。”安妮揉揉沃利贝尔的圆耳朵。
“提伯斯,我好想你啊。”
“不许揉。”沃利贝尔用那仅剩的一只手翻开了灌木丛。
“再揉吃掉你。”
“哇...提伯斯又要吃我了..”
.....
远处,伊泽瑞尔和迦娜,还有木木,他们翻开草丛,望向那远去的安妮和沃利贝尔。
“我为什么有种想哭的感觉,这应该高兴..”迦娜道。
“这就是羁绊吧。能在岛屿上看到这样的一幕,我已经很欣慰了。”伊泽瑞尔拍了拍手。
“好了,让安妮去玩吧,我们回去,继续治疗~”
“那安妮呢?”迦娜问。
“那只白熊告诉我,他带安妮去不远的湖边说话,我们只要在营地等他就可以了,我在安妮的身上放了探测器,出了什么事的话,探测器会通知我的,而且,白熊说德玛西亚的队伍就在离这里不远处停留哦,我们今天晚上好好的吃一顿,就带拉克丝去找德玛西亚的营地。”
伊泽瑞尔道。

沃利贝尔带着安妮,来到这湖水边。
他让安妮下来。
安妮被沃利贝尔的手接住,放到了地上。她落了地,便跳到沃利贝尔的腿上坐了下来。
“熊熊我们去哪里玩啊。”
“你说吧。”
沃利贝尔说道。
“啊,我要玩秋千,还有举高高,还要摘果子,还有...还有...”
“真多,我可顾不过来了。”沃利贝尔道。
“熊熊都跑到哪里去了啊,快和安妮说说。”安妮拉了拉沃利贝尔的绒毛。
“你想听?”沃利贝尔道。
“嗯嗯。”
“嗯...那时候,被索拉卡传送离开..我遇见了我的盟友...是冰雪女王艾希和蛮族的首领,泰达米尔。”
“艾希?就是提伯斯说的那个人哦,我记得的。”安妮道。
“嗯,你记性还不错。”
沃利贝尔拍了拍安妮的头道。
“然后,发生了很多很多事...很多很多。”
沃利贝尔望着着平静的湖面,他背后的毛发在一阵袭来的清风中轻轻的飘起,然后落下。
安妮坐在沃利贝尔的腿上,静静的聆听着。

沃利贝尔诉说了很久。
安妮静静的听着,仿佛沃利贝尔说的每一句话,就像是一朵白云,一串音符,一束花。
没有人去打扰他们。
韩城市哪家癫痫医院治疗效果好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 />陪伴的,只有这静静的湖面,水面那偶尔跃起的鱼。
时间过的很快。
沃利贝尔带着安妮,来到树下,他把安妮托高,去让她采摘树上的果子。
他用一只手拉断了一根根的树藤。
让安妮拉着一头,翻扭着。
只有一只手,很不习惯,但沃利贝尔似乎很享受这段时光,他和安妮编着树藤。
他用力的劈着一根大树的枝干,安妮在背后跳着大喊加油。
沃利贝尔将做好的秋千绑在树上,却被那树上的鸟啄了几下头。
....
安妮坐在秋千上,来回的荡着。
“哇...”
“哈哈哈..好高啊。”
沃利贝尔推着秋千。
“不要飞出去了,等会摔出去,哭鼻子我可不会安慰你。”
“哈哈哈哈...提伯斯,好好玩啊。”安妮笑着,看的出她很开心。
“提伯斯喜欢荡秋千吗,安妮好喜欢秋千啊,哇...安妮就像是小鸟一样,好像在飞呀...”
沃利贝尔看着安妮的笑容,咧咧嘴,慢慢的用一只手推着。

时间慢慢的过去。
安妮和沃利贝尔吃着采摘来的果子。
来到溪水边,看着沃利贝尔笨拙的抓鱼。
安妮握着树枝,把鱼放在火上烤着。
当她想拿过来闻闻鱼的香味时,却被沃利贝尔一把抓住鱼尾,放到嘴里吞了下去。
她在咧嘴挠着后背的沃利贝尔身边大哭。
他们抓着蝴蝶,沃利贝尔笨拙的身子只会把花丛压扁,撞倒一棵棵的大树。
“哇,这里,这里啊,提伯斯,蝴蝶。”
又是一棵大树被压垮。
“哇,提伯斯好笨啊,大笨熊。”安妮捂嘴笑道。
沃利贝尔朝她咆哮,安妮哇了一声就跑到草丛里躲了起来。
....
他们趴在草地里,看着几只野兔从一旁跳着离开。
他们在花地上摘着花朵,安妮坐了个花环戴在沃利贝尔的头上,却被他拿了下来一口吃掉。
躲着迷藏,却引来了一只野狼,安妮躲在沃利贝尔的身后,看他一掌将那野狼拍飞,欢呼起来。
他带着安妮去看白云。
躺在草地上看着那云朵慢慢飘过。
.....
这一天,过的很愉快。

夜晚。
“时间过的好快啊。”
安妮躺在沃利贝尔的身边,说道。
“是啊,很快。”沃利贝尔望着天空之中的繁星点点,似乎有些不舍。
“第二天了。”
“什么第二天?”安妮问。
“没什么。“沃利贝尔摸了摸安妮的头。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漂亮的星星了,好美呀...”
安妮望着星空,说道。
“是啊,很美。”
沃利贝尔看着天空。
这时,一颗流星从天空划落。
“咦。“安妮腾的坐了起来。
“哇哇,是流星哦,提伯斯,快许愿啊。”
“这里还能有流星...”沃利贝尔挠了挠头。
安妮闭着眼睛,默念着什么。
说完后,她睁开眼睛,转过身去。
“许了什么愿望?”
“我不说,你猜。“安妮道。
“猜不到。”
“不告诉你。“安妮努努嘴。
“不告诉我就吃掉你。”
“吃掉安妮都不说。”安妮哼了哼。
她又躺了下去,沃利贝尔的身体很暖和,毛茸茸的很舒服。
“安妮。”
“嗯。”安妮应了声。
“要陪我去弗雷尔卓德么?那里有我的族人,有白皑的雪地,好吃的浆果,还有夜晚的极光。”
“好啊,提伯斯去哪里,安妮就要去哪里。”
“呵,那就一言为定了啊。”沃利贝尔笑了笑。
“嗯,骗人的就是小狗狗。”
“好,等我们离开了岛屿,我就带你去。”
安妮看着天空之中的星星。
“族里的长老告诉我,熊人死后,会化成那天空中最亮的一颗星,去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星星啊...”安妮呢喃着。
“不过,提伯斯才不会死呢,提伯斯要一直和安妮在一起哦,你要等我老了,就像一个老婆婆一样,拄着拐杖,等到那时候,提伯斯就可以离开我,去外面找自己的主人了。”
“为什么啊?”
“为什么安妮不能让提伯斯不开心,安妮也会变成老婆婆,然后就会有天使让安妮去天堂了,提伯斯不能去,会很伤心的。”
“哈...”沃利贝尔笑了笑,但眼里却闪过一丝失落。
“我们要说说,离开岛屿后要去干什么,提伯斯要听好了哦。”
“嗯。”
“我们要先去很高很高的山上大喊大叫。”
“嗯...”
“然后要去人类的村落,安妮要带着提伯斯去做强盗,呦吼,要把村民吓的躲进屋~”
“哈哈....”
“接下来啊,就是要坐船去海里~安妮要当船长哦。”
“好...”沃利贝尔的语气似乎有些疲倦。
“嗯..还要干什么呢...嗯..对了,就是找到流星,再许一个愿望。”
“是....吗...”
“因为安妮只许了一个愿望,还不够哦,所以要许另外一个愿望。提伯斯想不想听我刚才许的是什么愿望呀?”
这次,沃利贝尔却没有回答。
“嗯...不做声就当时默认了哦,安妮许的愿望是,希望提伯斯的手能够快快的好起来,是不是很感动呀,提伯斯~”
回答她的,依旧是一片寂静。
“提伯斯...”
安妮回头望向那身后的白熊。
却发现。
沃利贝尔闭上了眼睛,他的头,已经低了下去。似乎是已经睡去,而做的,是一个似乎永远都....
无法完成的梦。

(未完待续)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片鳞残甲网 | 怎么放松 | 宝玉石鉴赏 | 家乐福万里店 | 青岛中山公园图片 | 如何选择佳能镜头 | 英文自我介绍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