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机械战神吧 >> 正文

【春秋】南方女人(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南方女人很聪明。”我掐灭了熊熊燃烧的烟头,对正在发愣的荀玉说。

“是吗?南方人个子小,全是聪明压的。”荀玉以一种得意的语调表达他的见解。

我笑了出来。我仿佛看到南方人在用一种很流利但很古怪的语言互相交谈着。他们矮小而灵活的身躯使人觉得他们像一只只玩偶。

荀玉问你小子为什么突然对南方女人有了兴趣?我又点燃一支烟,深吸了一口,然后徐徐喷出来,在淡蓝的烟雾里,我对荀玉描述了前些天发生的一件关于南方女人的事情。

首先我有必要介绍一下自己的女友。

与我相爱一年半的女友是一个北方姑娘,她有一双妩媚的大眼睛,她的黝黑浓密的长发显露出一种北方人的豪爽。另外她的个子不太高。但这些都不重要,关键是我很爱她,爱她的每一根毛发以及胖胖的脚丫。

我可以感觉到她已溶入我的灵魂。

几天前的一个上午,女友陪我去剪头发。她挎着我的胳膊走过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招牌,她的气息从每一个毛孔散发出来灼烫着路人的双眼,这使我得意并且不安。

路旁的理发店都是相似的,我们很随便地推开了其中的一扇门。

为我理发的是一位南方女人,她身上散发出一股头油的温暖的香气。她的目光美丽而深隧。我分辨不清她正在看着镜子中的我还是我的头发,她沉默的微笑更打乱了我的判断力。

理发剪刀在我耳边清脆作响。当我想合上眼睛的时候,注意到了面前的一架熊猫闹钟。

南方女人小巧玲珑的身体和我的身体接触又分开,分开又接触。我闭着眼睛,仔细品味着那种如流水般轻柔的感觉。女人的身体在某些时候也是一种语言,一种精妙的语言。

当我站起身整理自己的衣服时,我又注意到了熊猫闹钟。指针的位置变化告诉我,南方女人围绕着我转了四十分钟。

我舒了一口气,问,多少钱。五十块。南方女人干练地掠了一下头发,自信地说。尽管我知道应该只收三十块钱,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拿出五十块钱。

女友细心地为我吹去了衣领处的几根断发。然后我们一起推开了门。

“她知道你不会在女朋友面前为几块钱丢面子,所以多收了你的钱。精明的商人知道有时候利用男人虚伪的自尊也能赚到钱。”荀玉做出了这样的结论。

“无商不奸。”我笑了笑。

“南方女人的确很聪明。”荀玉非常认同地点着头。

我知道荀玉忽略了故事的另一层意思。我找到一个人们惯用的词来形容这层意思:暧昧。

我根本没有想到,对荀玉讲过的这个平淡无奇的故事竟然在一年后如枯树逢春般再次生根发芽并迅速枝繁叶茂。

这个城市以新陈代谢频繁而著称。

一年之后我偶尔路过一家服装店。一个月之前这里还是干洗店,老板的古板还有一些残留在我的记忆中。熟悉我的朋友都知道我有好奇的毛病,因为好奇,所以那天下午我推开了那扇门。当女老板完全进入我的视野时,我的密如蛛网的记忆好像被轻触了一下,轻微的颤动沿着其中一根纤弱的细丝传导,在遥远的终点,理发的南方女人向我展示着她沉默的微笑,她的已经模糊的笑容超越时空复原。但这很显然是一种很奇怪的想法。

我随便挑了条裤子。在女老板为我包裤子的时候,我问,你是不是南方人?她回答说,是呀,我是浙江人。她接着说如果裤子不合适可以来换,然后笑一笑转身而去,衣衫隐隐透出文胸背带的粉红。

男人随心所欲的胡思乱想和女人漫无边际的想入非非其实不相上下。

我胡思乱想着一路穿过法国梧桐粗大浓重的阴影,我能感觉到有人看我,但我看不见他们,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女友在我耳边大笑为止。我在她面前试穿了这条新裤子,她愣了一下后马上搂着我的脖子大笑起来,白嫩的脸上染了一层胭脂红。她在我身边神秘地说你知道你穿的是谁的裤子吗?你穿的是高贵和的裤子,一条腿短一条腿长!最后一句她模仿唐山话说出来后又大笑起来。

我通过穿衣镜证实了她的说法后,毫不惊奇地说的确是这样。女友这时表现出对我的不惊奇的惊奇,拍拍我的脸,迷惑地问你怎么啦,你怎么不笑?是不是受刺激啦?你想把一条腿截短吗?我同样拍拍她的脸说没事儿我去换一条就行了。然后我点燃一支烟,在女友变得忧郁的目光的清洗下走到外面去。

我在夕阳的沐浴中又一次走进那扇门。印象中的感觉是在走向一片梦幻的迷雾。后来荀玉说那天他骑车向我打招呼,我好像没听见,梦游般一直向前走了过去。当时他对同行的同事解释说这是我哥们儿谈恋爱受刺激了,有时犯傻。同事深以为然。

我给南方女人展示裤子时,她并没有表现出我预期的不自然之类的神色。我有些失望。她说跟我到家里去换吧,家里还有好的,货都在家里。

晚上七点钟,她带领我穿过一片破旧的房屋群落。我注意到这里的房子都很小很相似,并且很杂乱很拥挤。

屋子很小,有些乱,不过只是那种女人的恰到好处的散漫而已。有时女人的过份整洁会让男人感到局促不安。

陌生女人房间的气息使我感觉周围的空气在蠢蠢欲动,似乎在暗示些什么,能是什么?

我坐在她的床上看她为我倒一杯水。她给我端过水,娴熟地取出烟,给我一支,自己坐在我的对面的小椅子上吸另一支。

我意识到现在提出换衣服的要求不合时宜,于是我们开始闲谈。一会儿屋子里就充满了淡蓝色的烟雾。

我说这屋子挺小的,她看了我一眼说是挺小的。我一个人住,晚上有时很害怕。女人经常喜欢以一种婉转的方式表达她们的言外之意,我自信自己并不笨。

我踌躇,我很了解自己,我并不是一个性格坚强严肃的君子。

我们继续闲聊。我没有记住闲聊的内容,好像当时是另一个自己在聊天,真实的自己依然在很投入地胡思乱想。

接连吸了两只烟之后,烟雾中似乎有火花闪了一下。

“晚上,真的很害怕,就我一个人,你,能留下来陪我吗?”她平淡地对我提出了要求,没有诱惑。

但是我终于被诱惑了。所以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一些事情。

我不想细致地描述事情的过程,只是想说她的毫无做作给了我从末有过的感觉。

躺在窄小的床上,我们边吸烟边聊天。她说你很面熟的时候,我还居然微带醋意地说是这样吗?在你们女人眼里,男人都是相似的。这时门外响起了轻微的脚步声,她示意我干咳几声,我马上领悟了她的意思,使劲干咳了几声。脚步声远去了,消失在深夜寂静时巨大的轰鸣中。

女友摸摸着质地优良的裤子说这裤子还不错,这之前她曾问我,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我凭借我超凡的想像力努力修补那天发生的事情,我竭力使这件事情的轮廓变得清晰。

与其说女友相信了我的理由,不如说她认可了我的认真态度。我猜测,其实她根本没有注意理由的内容。女人有些时候是很容易满足的,她们仅仅需要形式上的回答。

女友说很晚了该休息了,然后开始用一把梳子梳理她黝黑发亮的长发。这很容易使我联想起了类似的情景:我疲惫地坐着,看南方女人慵懒地梳理自己的长发。她从梳齿上摘下几根掉落的头发轻轻地扔到地上。

“你今年有二十几岁?”我懒洋洋地问她。

“……”

“你今年有二十几岁?”我继续问。

女友这时的眼睛如同发现了外星人,你今天是怎么了?不是知道我的年龄么?她有些生气。

“……我,二十五岁了。”南方女人淡淡地说,依然慢条斯理地梳理头发。

我突然冲动地说我们结婚吧,我们什么时候结婚?

“结婚?!”

女友以问号与叹号重复了这个词之后,突然放声大笑起来,仿佛我说了一句极可笑的话。

荀玉的儿子过百日,我去一家精品屋买礼物,顺便去了精品屋隔壁的时装店。也可以说是去时装店的时候顺便去了精品屋。女友近几日的无精打采无形中给了我实际的支持。

相似的情景:她正在用鸟语一样的南方话和某个人闲谈,后来那个人走开了,她活泼地朝我走过来。她说今晚我可以去找她,她说这话时脸上有一种不容置疑的神态,使人觉得我们非常熟悉并且我根本不会拒绝她。我果然没有拒绝,并且急切期待夜晚的来临。

我确信自己正深入一则流行故事。

故事或精彩或平淡已经无关紧要,我关注的只是我将接触到它,所以我很激动,我不得不想办法抵制自己的兴奋。我在房间里来回踱步,我回忆与女友第一次见面的情景,我回忆荀玉的白白胖胖的小儿子,我大量地吸烟,甚至听收音机。我想我是不是爱上了南方女人,我接下去想这是不可能的,尽管她非常迷人,可我正全心全意地爱我的北方姑娘。

或者只是好奇吧。

接下来的晚上,我们又坐到小屋里的窄床上。

她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似乎是一种必然,男女坐在一起不好意思讲自己的故事时,就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讲的畅快,听的明白,彼此都能心领神会,不能不说是一种好办法。

你喝水。你知道我们南方闹洪水。我对你讲的就是我们南方。前两年一次比较大的洪水冲走了一家人的大部分,只留下这家的女儿孤零零地攀在一棵树上。后来她被救起来了,救她的是个中年汉子。姑娘无家可归就暂时住在了这位恩人家里。后来,水退了,水不能老是那么着。很多人在洪水中丧生,尸骨无存。这家女儿很幸运地找到了家人的尸体。当中年汉子帮助她埋掉了家人尸体后,她就昏了过去。等她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盖着被子,一丝不挂。她就知道发生什么了,这时她连讲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她也不想说话。中年人给了她一迭钱之后消失了。后来她独自来到这个城市,一个人谋生到现在。你喝水,水都凉了。

我端起杯子,轻呷微香的茉莉花茶。

她看着我说这故事怎么样?我说挺感人的,但做为故事缺乏新鲜感。

是不新鲜,我也这么想,我知道你认为我是在说我自己,其实这故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也别产生同情心,这故事一点都不感人,我是在一本故事书上看到的。

可以想像我的表情犹如在走熟的路上突然遇到一堵墙一样。

你看我没有欺骗你,我说我说个故事,是你自己骗自己的,你不高兴吗?我可真要讲我自己了。我自己的故事同样不新鲜,你要听我就讲。

我看到她的眼睛里掠过一丝企盼,微微点了点头。

我中学毕业后到一家公司做事,我认识了头儿的儿子,我们谈恋爱,谈了两年,觉也睡了。后来我们散了。他给我许多钱,我开始不要,后来要了,我就来到这里自己干了。这儿的同乡挺多的。

我觉得你有一点像我过去的男朋友,只是有一点像。我想找个人说说话什么的……我一个人真的挺孤单……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和你的女朋友为难的。

我想说你怕受骗吗?我只是想说但我没说。因为我接下去想她不骗人就不错了。在这间屋子里我感觉自己正在变得很笨,我猜不出两个故事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或者两个都是真的?或者两个都是假的?我更猜不出哪个故事是她自己的。我只能确定的一点是她并无恶意。

后来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我喝了好多水,气氛逐渐变得温暖起来。这以后我们谈得很融洽,像是老朋友一样。

十一点钟,她送我到门口,我说再见时她有些狡黠地看着我说就这样走了?我发窘地望着她。她说是不是觉得有点吃亏?我迟疑,木然。屋里的灯光透出暗淡的光线,借着光线,我发现她突然脸红了,同时听到她低声说,快回吧,路上黑。

我结婚了,意思是说我可爱的北方姑娘从女友变成了妻子。不久,她怀孕了,但还是小姑娘的样子,爱东跑西颠。我为她感到累,自然我也累。

有一天,我们走在大街上,我的北方姑娘趾高气昂,像一个功臣。我做为随从兼保镖提着包跟在后面。

中午我们走进一家饭馆。

我的目光跃过正在聚精会神点菜的妻子,再一次看到了南方女人。她正在柜台里面和饭馆老板熟络地用南方话聊着。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见面了,她发现了我,冲我微笑了一下,并没有表现出惊讶或是喜悦的样子,而我却一次又一次警示自己一定要镇定。

吃完饭我去柜台结帐,她笑盈盈地看着我,低声说,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然后她看了看在门口等我的妻子,说恭喜你了,快当爸爸了。然后又低声说,有时间去我那儿吧,好好聊聊…..

我们走在回家的路上时妻子问你认识她?结个帐还热乎乎的。她是老板还是老板娘?

我很认真地说是的,刚认识不久,也就一顿饭的功夫。不过她既不是老板,也不是老板娘,她是老板的娘。

妻子咯咯地笑起来。

我看着妻子,想,我的确有看望一下她的必要了,我们是朋友。(完)

梧州癫痫病医院排名
轻度癫痫能治愈吗
最有名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里

友情链接:

片鳞残甲网 | 怎么放松 | 宝玉石鉴赏 | 家乐福万里店 | 青岛中山公园图片 | 如何选择佳能镜头 | 英文自我介绍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