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汤唯阴毛 >> 正文

【荷塘“秋之韵”征文】那年秋天(小说)

日期:2022-4-2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那是一九九六年的秋天,小辉带着失去女儿的痛苦请了长假去北京治疗由于伤心过度引起的疾病。因夫妻俩都是以工资生活,治这种慢性病需要长时间的门诊治疗和昂贵的费用。小辉是一个刚强要面子的女人,想在北京租房治病,但苦于囊中羞涩,不得不投奔姐姐家。

她的姐姐是中央下属机关的工作人员,其女儿又是公司的老板。小辉提着重重的一大提包家乡特产海鲜去了姐姐董英的家,开始了漫长的治病旅程……

1

白天姐姐全家人都上班,小辉上午挂号看病,为了省钱中午就在王府井大街喝碗稀粥充饥,几天下来在老家带的那点钱所见无几。无奈只好来到人才市场找兼职工作,一是想挣点治病的钱,二是不想长期住在姐姐家找麻烦,可所有公司凡是兼职的一律不提供住处,而且应聘单位要求上班时间随叫随到,这让小辉犯了难。

为了治好病她只能豁出脸向姐姐张了口。一天晚饭后,她收拾完碗筷来到姐姐身边求道:“姐姐,你跟东华说一下能否让我去她公司打工吧。”

姐姐说:“东华的公司车间在偏远郊区,虽然办公地点在市中心,可公司办公室现根本不需要工作人员。”

“姐姐,你就帮我问问东华吧。”

“你还是自己问她吧。”姐姐不耐烦地应承道。

为了治病,晚上大家都在看电视时,小辉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东华听,东华二话没说当即应道:“小姨,明天下午你在家等着,我来接你去公司,那里正好需要一个办公室主任。”

“太好了东华,你可是帮了小姨一个大忙!”

“小姨,这里有两千块钱,你先拿着看病用。”

“不,我手里还有点钱。”

“你就拿着吧。”东华说着把钱塞进了小姨的兜里。

东华话音未落,坐在对面的姐姐突然把手中的遥控器摔在沙发上,大步走进卧室咚一声关上了门,小辉心里一阵紧张没有吭声。东华心里明白妈妈的性格便急忙说道:“我妈妈最近单位心气不顺,我去劝劝她。”

第二天乃至一个星期过去了,不见东华夫妻的影子,小辉心里每天焦急地等待上班。

一天傍晚,她去菜市场买了鱼肉准备好晚餐等待姐姐下班,姐姐满脸不高兴地走进家门,她急忙接过她手中的挎包说道:“姐姐累了吧,你看,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鱼。”姐姐没有吭声去了卫生间。

“姐姐,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不妨跟小妹说说,有事千万不要憋在心里,那样会生病的。”

姐姐还是没有吭声,只见坐在一旁的姐夫无奈地进了卧室。

2

又一个星期天东华他们回来了。东华说今天要带大家去长城玩,可就在这次长城之行不知不觉惹来了麻烦。小辉跟在后面攀登,可突然感到脚疼的厉害就停了下来。姐夫以军人的习惯凡是外出旅行必带军用水壶和急用药品,他看到后面蹲下去的小辉急忙上前问道:“你怎么了。”

“我的脚磨破了。姐夫不要管我,我就在这里等你们下来。”

“那怎么行呢,你把鞋脱下来我给你包扎一下。”

这时,前面的姐姐回头看到姐夫正给小辉包扎伤口,她急步返回一把将姐夫推倒冲着小辉大声吼道:“真娇气,就会勾引男人!”

小辉被姐姐突如其来的话语惊呆了,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把绷带缠紧站了起来继续向上攀登。

中午大家坐在长城顶峰吃野餐,小辉小心翼翼地坐在那里。这时,坐在对面的东华丈夫拿着火腿和水果送到小辉身边,这下可惹怒了姐姐,她起身将手里的矿泉水瓶摔在地上走了,姐夫急忙追了过去。

东华不好意思地解释道:“小姨,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我妈妈精神受了刺激。”东华心知肚明,自己的母亲眼中绝容不下年轻漂亮的女人。

小辉满眼含泪地说道:“我知道,我不会在意的。”

晚上回去刚进家门,姐姐狠狠地将姐夫拽到卧室,只听里面姐姐大吵大闹:“她不就是长的年轻漂亮吗?你们这些男人都一个德行,见到漂亮女人就拉不动腿了。还帮她包伤口,你怎么不把她抱在怀里那多过瘾哪。还有东华的丈夫又送火腿又送水果的献殷勤,东华怎么找了这么一个色鬼?”

“你神经病,真不可理喻!”姐夫气得大声吼道。

“好啊,你骂我神经病,我不活了……”

随着刺耳的话语还有砸东西的响声,小辉此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撒腿跑出门外,东华急忙将小姨拦住劝道:“小姨,你千万不要在意,我妈妈真的是精神受了刺激。”

这时,东华过去敲着妈妈卧室的门没有回应,小辉坐在那里泪水不停地流出……

东华转身坐在小姨旁边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小辉就把事情原本说出了,东华劝道:“小姨,我妈妈这是精神疾病,那年我挎着爸爸的胳膊逛街,晚上回来对我又打又骂,竟说我和爸爸有那种关系,当时我气的精神都要崩溃了……”

“东华,都怪我,以后我会注意的。”

过了好长时间,姐姐走出卧室横眉冷对地看着小辉,小辉此时心里紧张万分。

东华的丈夫是个香港老板,他看到满脸泪水的小姨同情地说道:“小姨,明天下午我来接你去公司上班,正好有外商来谈业务,这几天公司事情较多。”

小辉嘶哑地应道:“太好了,谢谢你!”

“小姨不用客气,都是家里人。”

此时的姐姐怒气地吼道:“上什么班,上次我不是对东华说的很清楚吗?”

大家一时谁也没敢吭声。

3

第二天上午,小辉去医院看病后返回姐姐家,可等到傍晚五点多不见东华的丈夫来接她上班。一连过了几天也不见东华和丈夫的影子。

一天晚上,姐姐下班进门照常沉着脸没有说话,小辉上前接过姐姐手里的包问道:“姐姐,怎么几天不见东华夫妇?”

“他们去香港了。”姐姐边说边走进卧室没有理睬她。

晚饭后,一直纳闷和紧张的小辉只好坐在那里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就在这时,电话铃声响了,小辉忙喊姐姐出来接电话,只听姐姐电话中大声吼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吗?这事你说了不算!”说着电话咣铛一声放下。

小辉急忙问道:“是东华打来的吧,她什么时候回来?”

“别提这个鬼,她死了!”

“姐姐,东华可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不能这样咒骂她啊!”

“行了,行了,我烦着呢!对了,我们单位小李的妈妈是个医学专家,她说你这个病回老家照样能治好,我看你还是回老家治疗吧。”

“姐姐,我已经在单位请了半年的病假,一是当地县城的医疗水平和条件有限,更重要的是我的病正在按程序治疗不能半途而废。

小辉的话音未落姐姐火冒三丈:“叫你回去你就回去,你是来治病还是……不要踩着这山望那山高,你还真的指望东华能让你当办公室主任?做梦吧!”

此时的小辉泪水溢满了双眼,她快步去卫生间哭出了声。

过了一会儿,她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走出了卫生间,只见姐姐在收拾自己的行装包裹。小辉此时惊呆了,她嘶哑地求道:“姐姐,你就让我等东华回来再说行吗?还有我的病正在治疗的关键时候,我还不能回老家。”

姐姐二话没说打开门将小辉的行装扔了出去,回头用力推着小辉说道:“你走,你马上离开这个家!你姐夫为了躲你都住在单位了,你怎么还不明白?”说话间楼门紧闭,小辉被推出了门外。

4

此时的小辉站在门外大脑一片空白。她恍惚了,她心碎了,她崩溃了。她久久地站在门外等待那扇门的打开,她多么希望姐姐突然走出挽留自己,可楼门还是紧闭的……

小辉绝望地下了楼,她提着沉重的行装带着一颗伤痛的心毫无目标地游荡在北京街头,她望着阴云密布的天空心在呐喊:“上天啊,这是为什么,为什么啊?”

漫天灰蒙浑浊,带着寒意的秋风扑打在小辉的心上,她拉着行装艰难地走进一家旅馆住下。躺在漆黑的地下室的床上,满脸的泪水早已打湿了枕巾……

痛苦中的小辉心里还是放不下姐姐,她打开灯一看凌晨十分,心想姐姐把我赶出家门会不会后悔?她真的后悔了到哪里去找我呢?不行,我要去姐姐家报个平安!

想到这里,她擦干满脸的泪水整了整衣装去了姐姐家,她轻声地敲着门说道:“我是小辉啊!”姐姐沉着脸一声未吭地开了门。

她走进客厅里慢慢坐下了,可姐姐依然沉着脸没有吭声。此时,她多么希望一奶同胞的姐姐能开口说声对不起,可姐姐不但没有理睬还继续坐在那里看电视,小辉看着满脸怒气未消的姐姐,心里仅存的那点希望彻底破灭了。

小辉站起哽咽地说道:“我……我住在不远的凯越旅店,明天上午我去火车站买票回老家,我……我走了……”

姐姐依旧没有理睬。这时泪水一次次弥漫了双眼,她急步转身迈出大门下了楼。

回到旅店,她插上房门一头扑到床上,将被子紧裹头部泣不成声……

第二天上午,带着伤痛的心踏上了回乡之路……

5

小辉走后的第三天晚上东华夫妇从香港回到家里,东华不见小姨的包裹心里明白三分,她故意问道:“妈妈,小姨呢?”

“回老家了。”

“妈妈,你怎么能让小姨走呢?她的病正是治疗的关键时候啊!”

“是她自己想回去上班的。”

“不可能,小姨请半年的假怎么说回去就回去了呢?我明天去把小姨接回来。”

“你敢,你去接她我就搬出这个家!”

“妈妈,你怎么能狠下心呢?她可是你的亲妹妹。再说,小姨死了女儿本来心里就很痛苦……”东华话音未落,妈妈摔门出去了。

东华的爸爸紧跟了出去。

东华的丈夫边来回踱步厅内边说道:“东华,做人是要讲信誉的,我亲口答应小姨来公司上班,可我们有急事去了香港,本来打算明天亲自接小姨去公司,这……”

“我明天去东北把小姨接回来。这样,我们背着妈妈在公司附近给小姨租套房子。”

6

在东华的再三劝说下小辉又回到北京,第二天上午东华陪她去医院后又去了新租的房子里,这让小辉感动万分。

小辉边治病边上班。就在半个月后,小辉的姐姐得知妹妹又回到北京而且在女儿的公司上班,她非常恨东华夫妇更恨妹妹小辉。夜深了,她侧转难眠。妹妹在女儿公司当办公室主任,时间长了她会不会留在东华公司不走了。东华的丈夫本来对小辉印象很好,小辉长的又比东华漂亮,时间久了他们俩……想到这里,她便想出一个令人阴险的招法,目的是让女儿亲自开口把妹妹赶出公司回老家。

星期天中午,她故意说道:“东华啊,听小杨说你把小姨接回公司上班了?你做的对,你小姨走后我也后悔,这些日子我还考虑让你们去东北把她接来。这下好了,你可了却了妈妈的一块心病!”

东华夫妇听后心里愉悦万分,东华喜悦地说道:“妈妈,你能这样想我们太高兴了,我正发愁怎样向您解释呢。”

“东华,晚上你把小姨接回家吃饭吧,我还买了大戏院的戏票。”

“太好了,妈妈,我爱您!”

东华边说边抱住妈妈亲了一口。

晚上,董英备了一桌丰盛的佳肴。晚饭后,东华去卫生间洗澡,姐夫去书房看书,客厅里只有她和小辉还有东华的丈夫。半小时后,早已预谋好的董英看看时钟,他知道东华的丈夫有个喝咖啡的嗜好,便利用去厨房煮咖啡的时机在杯子里放上了迷魂药。

董英边端着咖啡走出厨房边说道:“这可是上好的雀巢咖啡哦,是我的一个朋友送的。”

东华丈夫喜悦地接过咖啡说道:“谢谢妈妈!”

董英说道:“小辉,你也来一杯吧。”

“我从来不喝咖啡的。姐姐坐下歇一会吧,我去倒杯水。”

没等小辉起身姐姐急忙说道:“你坐着吧,我去倒。”

董英眼看着东华的丈夫和小辉都喝下了放有迷魂药的咖啡和水,心里暗自庆幸自己的计划已顺利实施。

说话间,东华洗完澡从卫生间走出,董英急忙说道:“东华啊,快点穿上衣服,我们上大戏院看戏去!”

“太好了,我正想出去放松放松呢!”

东华刚想拿包出去,只见丈夫正打着瞌睡。

“喂,你怎么困了?”她摇着丈夫的肩膀问道。

“我,我头有点迷糊……”丈夫睁开沉沉的眼皮回道。

“我扶你去里屋睡上一觉就好了,我和爸爸妈妈小姨看戏去。”

刚走出门外小辉就感到了头痛,她捂住头说道:“东华,我……我还是不去了,你送我回出租房吧……”

董英急忙说道:“去什么出租房,这样,今晚你就睡在我的卧室里。东华,你和爸爸先下楼,我扶着你小姨去我的卧室休息。”

这时,小辉已经处于昏迷状态,董英用力地把妹妹拉到东华丈夫的卧室里。她心里清楚这些剂量的迷魂药足足让他们昏睡到一场戏有余的时间,她匆忙地将小辉和东华丈夫的外衣脱下了……

7

戏看完后,东华一进卧室看到小姨和自己的丈夫睡在一个床上。她惊呆了,她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愤怒地上去抓起丈夫就是一个大耳光,失声地喊道:“你这个流氓,我要和你离婚!”

还没反应过来的丈夫惊讶地看到自己和小姨睡在一个被窝,他摇摇昏昏沉沉的头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董英故意喊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哎呀,这可怎么是好啊?你,你这个狐狸精,先是勾引你的姐夫,现在连自己的外甥女婿都不放过,我打死你!”

刚刚清醒的小辉捂住自己的胸口大脑一片空白。此时,她就是浑身长嘴也无法辩解眼前的一切,哽咽地说道:“我……我怎么会睡在这里?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别装了,事都做了还装什么可怜?”董英边说边露出奸诈的笑容。

清醒过来的东华丈夫心里在纳闷,心想,自己昨晚只是喝了一杯红酒绝对不可能昏迷,难道是咖啡?那小姨呢?

8

化验后,东华大吃一惊,真的是妈妈在杯子里放上了迷魂药。

第二天上午,她带着化验结果去单位找到爸爸,爸爸摇了摇头无可奈何地说道:“你妈妈真的是不可理喻,如果我不是军人明天就和她离婚了。”

“爸爸,她毕竟是我的妈妈,又是您的结发妻子。我本来不想告诉您的,可怕您误会了小姨和我的丈夫。我知道妈妈决容不下年轻漂亮的女人,她是想用这招把小姨赶走。这样,小姨坚持一段时间病治好就回去了,这事我代妈妈向小姨赔礼道歉。我在适当的时候向妈妈摊牌,爸爸你就甭管了。”

“好吧,那还能怎样?”

东华的爸爸边答应女儿边喘着一口愁气……

9

难以启齿的事情发生后小辉决定回老家了,但面对东华不停地向她道歉和挽留,她只好继续留在北京治病。

一晃半年到了,病情有所好转了。

在伤痛中渐渐变得坚强的小辉回到单位上班了,她把整个精力用在了工作上,她告诫自己一定要忘了那段伤心的往事。

在这杏雨梨云的季节,小辉踏着春天的阳光行走在上班的路上,她相信风雨过后总会云开日朗。她那满脸透着自信和俊美的脸庞,如同春天里的牡丹,端雅而从容……

癫痫病治疗方法有哪些好
天津癫痫公立医院
新生儿癫痫怎么治疗

友情链接:

片鳞残甲网 | 怎么放松 | 宝玉石鉴赏 | 家乐福万里店 | 青岛中山公园图片 | 如何选择佳能镜头 | 英文自我介绍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