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英文自我介绍爱好 >> 正文

蕾欧娜 劫 时光与影终年不遇 05

日期:2019-10-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蕾欧娜 劫 时光与影终年不遇 05

第五章

蕾欧娜坐在客栈里,独自一人喝着茶水,这几天街上的每一个人都满脸忧虑,模糊的听得其他人说什么战争要打响了,诺克萨斯的近卫队已经潜进了艾欧尼亚的各个角落。

“......”蕾欧娜并不关心这些,战争是瓦罗兰发展的必然事件,也是统治者盲目无知的最高表现。

“蕾欧娜。”

蕾欧娜心中一寒,听见了一个很轻很空灵的女声,像浸润心田一般如同琴瑟和鸣紧扣心弦。

“蕾欧娜。”

蕾欧娜四处张望,茶水打翻在桌上,湿了一片,她发现这股声音竟然来自自己的内心。

“蕾欧娜小姐,请跟随我,我将指引您前进的道路。”悦耳的声音再次响起,每个发音都像跳跃的音符一样清脆。

“你是谁?”蕾欧娜慌忙的付了茶钱,走出客栈,来到宽广的街道上,过往的人都无精打采的低垂着头,整个街道异常的安静。

“我叫娑娜,是索拉卡大人的琴师,请您务必记住我对您说的话。”

“诺克萨斯的军队已经在海港登陆,您是烈阳的守护者,是太阳的选择,本不该如此怠慢,还请原谅。”

“........”蕾欧娜沉默着,静静地聆听。

“索拉卡大人被诺克萨斯的刺客跟踪数日,她肩负的责任,是整个艾欧尼亚,您之前释放的神力已经暴露了您的位置,请您一定要保证自己的安全。”

这个叫娑娜的女人声音像琴瑟一样婉转动听,蕾欧娜不由得放松警惕。

“我该怎么做?”

“在此之前,能否让我确认您的身份....”娑娜轻声说道。

“身份?”蕾欧娜掏出水晶吊坠,“烈阳族带给索拉卡的信物,不知还有什么疑问?”

“见谅。”娑娜款款的说道,水晶吊坠飘荡在空中。

“等等!你不是艾欧尼亚的人!”蕾欧娜一把抓住坠子,右手抚在剑鞘上。

“啪!啪!”远处响起一阵掌声。

“山里的孩子果然要聪明一点,不过你是怎么猜出来的?我的法术可是天衣无缝。”从暗淡的人群里走出一个身穿紫色长袍画着浓妆的女人,紧身的内衣勾勒出她诱人的身材,与四周惨淡的颜色格格不入。

“我感觉到了烈阳女神的抗拒,太阳从不接受暗影。”蕾欧娜握紧吊坠,这个水晶里有来自烈阳一族最真诚的祝福和太阳最纯粹的力量,如果落到暗影手中,绝对是一场浩劫。

“你是谁?”

“黑色玫瑰,乐芙兰。”女人友好地伸出手,“赏个脸。”

“........”蕾欧娜警惕的往后退,并不同她握手。

“你在害怕?”乐芙兰微微扬起一把,手停在空中。

“我怕脏手。”蕾欧娜的剑刃已经握在手上,四周的市民纷纷关上门,生怕被卷进争斗中,人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慢慢的街道便空空如也。

“艾欧尼亚明明这么懦弱,却喜欢螳臂当车。”乐芙兰手中出现了法杖,紫色的光芒静静流转着。“你不属于艾欧尼亚,何不加入我们,去维持你眼中的光明呢。”

“光明?堕入暗影的人不配享受阳光!”蕾欧娜的剑刃上已经聚集了绚烂的日光,刺眼的金色,倒映在乐芙兰的瞳孔闪烁着跳跃的金光。

“你真可爱,如果没有光明,又怎会有黑暗!”乐芙兰猖狂的笑道,法杖猛的一指,一根金色的锁链瞬发而出。

蕾欧娜左手出现一个盾牌,挡住乐芙兰的攻击,然而锁链却缠上了盾牌,蕾欧娜顺势向后一拉,试图把乐芙兰拉过来,没想到乐芙兰竟然脱手扔掉了法杖,蕾欧娜由于后坐力向后猛退,眨眼间,乐芙兰一个跳跃接住空中的法杖,瞬间出现在蕾欧娜身后。

“有点能耐。”乐芙兰玩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蕾欧娜反手握着剑刃向后刺去,一瞬间乐芙兰又回到了原地,把玩着法杖上的锁链。

“原来如此....”蕾欧娜仔细的盯着乐芙兰的脚步。

“接好了!”乐芙兰拉紧锁链,向前猛冲,蕾欧娜侧身,躲过她的攻击,盾牌死死的护在身前。

“你会被我当成猴子一样调戏。”乐芙兰透过盾牌上的空隙,幽幽的笑着。

蕾欧娜冷哼一声,加大手上的力气,抵开了乐芙兰。

蕾欧娜挥剑,做出要攻击的样子,乐芙兰诡异的一笑,身体瞬间消失。

“就是现在!”蕾欧娜刀锋一转,指向乐芙兰原来的地方,金色的剑气极速刺出,当乐芙兰身体出现在视野内时,那剑气已经接触到她的身体,几乎只是瞬间,乐芙兰被禁锢在原地,她来不及震惊,下一秒,蕾欧娜冰冷的天顶之刃已经架在她脖子上。

“被猴子反咬的感觉怎样。”蕾欧娜得意的露出笑容,死死的限制住乐芙兰的身体。

“挺疼,不过,真惊喜。”乐芙兰也笑了,完全没有生命被威胁的慌乱。

“死到临头还敢笑?”蕾欧娜皱了皱眉,这个女人,实在诡异。

“来杀了我。”乐芙兰伸手握住蕾欧娜握在剑柄,紧紧的。

“你.....”

蕾欧娜推开她,“不要再来找我麻烦,带着你向往的自由滚蛋!” “哈哈哈..”乐芙兰叉着腰娇笑道,“总有一天,你会为你做的一切感到后悔。”

随着话语落下,乐芙兰消失了,街道上安静得能听见风声。

“烈阳族的人,从不后悔。”蕾欧娜握紧手中的天顶之刃,转身向客栈走去。

“哥哥这个笨蛋,干嘛放他们走?”安妮骑在劫的背上,两人在丛林里悠闲的踱着。

“你看那个叔叔,要是有下次,我一定串他来烧烤!”安妮发泄着不瞒,抓着劫的头发。

“疼疼疼,你啊。”劫笑着,把她的手抛开,递给她一朵浅黄色的野花。“跟哥哥一起干点有意义的事吧。”

“什么事啊?”安妮握着小花,插在劫暗红色的头发上。“是不是又有委托了?”

“你别捣乱!”劫扶住她的身体,怕她摔下去。

“我会很听话的哟!”安妮有点小开心,不停的乱动。

“上次你失手烧光麦田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劫淡然,惹得安妮一阵嘟囔。

“安妮又不是故意的....”

“好好克制一下自己啊,安妮,魔法不能滥用,身体会产生反噬,明白了吗?”

“知道了....”

丛林里两人的声音忽远忽近。

“等等。”劫忽然停下,金属摩擦的声音在空旷宁静的丛林中突兀的响起,沉重的脚步声像踏在心脏上一样,安妮的手牢牢抓紧他的肩膀。

“是杀气,好浓郁,这是常年在鲜血里打滚的人才有的气息。”劫警惕的盯着脚步声的方向,安妮的手中亮起火球。

脚步声越来越清晰,也越来越沉闷,刀片在阳光下闪着刺眼的光,全身裹在蓝黑色大衣中的男子出现在眼前。

“你是谁?”劫的表情少有的严肃,来者不善,单是从全身上下散发的浓厚杀气便可知道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生命在他眼中,如同草芥。

“将死之人,不需要知道。”男子平淡的声线,却透着寒气。

安妮的手抓得越来越紧了。

“哥哥,他是诺克萨斯的人...”安妮的声音很小,还在颤抖,双手死死的抓着劫,她在害怕,害怕眼前的男人。

“诺克萨斯....”劫努力回想,却没有一丝对这个男人的印象。男人穿得很神秘,整张脸隐藏在帽衫下。

“我不知道你想干什么,如果你的目标是我,不要伤害我的家人。”劫把安妮放下来,直视男人传来的森然杀气,虽然看不到他的眼睛,但是可以感觉到他此时此刻,也在看着自己。

“影流之主...”男人举起右手上锋利的拳刃,“劫。”

几乎只在一瞬间,男人出现在劫身后,劫只感觉到后背被划开的剧烈疼痛,一股难以启齿的奇怪感觉袭遍全身。

男子欲刺下第二刀,面部突然传来一阵炽热,火球带着高温灼烧的空气极速向他砸来,男子不得不收手翻滚躲过,安妮半举着右手,不断地喘气。

男子刚站稳,立刻举起拳刃护在胸前挡住劫反身刺来的短刃,冰冷的剑刃碰撞叮当作响,极速略过的两道身影让人眼花缭乱。

“实力果然不弱。”男人赞赏的说道,身法变得更快,难以琢磨的攻击手段扑朔迷离。

劫冷笑,“你究竟是谁,我跟你有什么仇?”

“等你死了就知道了,我只是负责为诺克萨斯除掉战争前的绊脚石。”刀客的攻击越来越快,几乎找不到任何甘肃癫痫病科医院破绽,这让劫很难受,一直处于被动,根本没办法还手,只要一分心,就会被他的利刃撕杀。

劫用短刃阻挡着他的进攻,心里盘算着怎么获得主动权,对方毫不留余地的剑刃,每一招都想取他性命。

不如...

劫狡黠的一笑,猛地收手侧身,刀客自认为抓住了他的缝隙,致命的一刀毫不犹豫的刺下,劫身体一颤,化作黑烟,瞬间出现在他左侧,原地只剩一个黑影,男人的剑刃刺穿了黑影却并未传来皮肉被割开的声音。劫单手执剑,紧紧锁住他的左手,影子效仿他的动作锁住了男人的右手。

<引起癫痫的因素有哪些p style="line-height西安癫痫医院有多少:1.75em;text-indent:2em;">“看招!”劫扔出一记飞镖,贴着刀客的脸飞去,刀客的反应速度很快,仰起头躲过飞镖的攻击,却被掀开了遮脸的帽衫。

“喔,你还挺好看的。”劫打量着刀客的脸,不由得赞叹道,下一刻影子消失,刀客的右手失去了限制,劫也为此行动付出了代价。

“嘶...”劫捂着左臂上的伤口,要不是自己跑得够快,这一刀就该刺穿他的心脏而不是划伤左臂这么简单。

“哥哥!”安妮看到劫受伤,担心的叫道。

“别站在那里,快回去!”劫没有多余的空隙去保护她。

男人阴沉着脸,手中的剑刃滴着鲜红的血。

“有意思。”他俯身,如脱弓之箭,速度快到极致,劫深知对手强大,不敢像之前那般怠慢,双手执刃,两道黑色的身影纠缠在一起,不断发出武器交锋清脆的声音。

“我越来越舍不得杀你了。”刀客脸上出现笑容,攻击却愈发凶狠。

“嘴上这么说,身体却很虚伪呢!”劫灵活的躲过他一次又一次的进攻。

“试试这个!”劫幻化出一个黑影,劫和影子同时掷出飞镖。

刀客微微变色,手中出现三把菱形刀片,顺着劫进攻的路线切入。

“砰!”

刀片和飞镖在空中对碰,剩下的刀片直射劫的喉咙,想要一击致命。

劫轻松一笑,和影子瞬间换位,刀片穿透影子。

“还太嫩。”刀客并未得手,却露出了笑容,他右手往后一拉,刀片竟顺着他的手势回旋。

“钢丝?”劫大惊,三把精心打造的利刃从三个角落封锁他的走位,根本无路可逃,刀客胜劵在握,期待着劫被刀身划破皮肤的声音。

“拼了。”劫并未躲闪,当飞刀快要接触到身体时,他再一次化作了影子。

“!!”刀客皱了皱眉头,飞刀已经飞回到手上,劫却消失了。

“我在你后面。”差不多只有一秒,刀客听见了劫贴在耳边的声音,紧接着是短刃的寒光映在他瞳孔里。

“有意思。”刀客来不及躲闪,被短刃划出一个恐怖的伤口,几乎同时,他身形一变,数十片飞刀以他为中心喷射而出,劫转攻为守,弹开飞刀,然而刀客却活生生的从他眼前消失了。

“怎么可能!”劫四处张望,飞刀悬浮在空中,钢丝在阳光下泛着柔柔的光,一些粉末落在劫的身上。

“这是什么东西?”劫放在鼻尖嗅了嗅,一股淡淡的香味。

“到底为止了,小鬼。”空中出现刀客的声音,飞刀旋转着,朝一个方向收缩,四面八方的飞刀一拥而上,想要把他绞杀在乱刀之中。

“你也太天真了。”劫身形一闪,又回到了原位,飞刀划破的只是一个影子。

刀客在不远处现身,飞刀全部收回,神情冷淡。

劫身上的伤口正在流血,背上的手上的,都有或深或浅的伤口。

“你果然有趣,是个值得打败的对手。”刀客抹去飞刀上的血迹,他的背上也有被劫短刃划破的伤口,但并不影响他的行动。

“哈哈,你再走一步试试。”劫也学着他的样子擦拭着短刃上的液体,戏谑的说道。

“......”刀客脸色一变,体内突然一声炸响,刀客闷哼一声,半跪在地上。

“你很强,如果不是你突然消失,现在在我面前的就是尸体。”劫走向他,对他伸出手,“我不会干涉什么战争,你也不要来找我麻烦了,怎样,诺克萨斯的顶尖刺客?”

“你知道我?”刀客擦掉嘴角的鲜血,抬起头。

“我潜入诺克萨斯的将军府的时候,跟我交手的人是你吧?这世上能把钢丝和飞刀结合在一起的,恐怕没几个。”

“将军府....”刀客回想着,“是你带走了黑暗之女?”

“别说得这么难听,那是她自愿跟我走的!”劫支吾着,瞄了一眼躲在一棵大树后面的安妮。

“为什么不杀了我?”刀客没有接他的手,他伤得并不重,但是在他看来,他已经输了。

“为什么要杀了你,你没有亲人吗?你死了不会有人伤心吗?”劫一阵诧异,眼前这个男人毫无疑问的心理严重扭曲。

“呵,刀下生,刀下死。有什么好遗憾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活着就是最好的。”劫搞不懂他,一会像灭世的大魔王,杀人不眨眼。一会又像被世界遗弃的孤独者,封闭而扭曲。

“不过你真的很厉害,是我佩服的人。”劫蹲下来,和他在同一高度,“所以要好好活着,总有一天我会从正面打败你。”

“你也一样。”刀客笑了笑,那是毫无瑕疵的笑容,没有阴险和狠毒,也撇开了血腥与屠杀。

安妮小跑着过来,抓着劫的手臂。

“你的名字?”劫抚摸着安妮的头发,问道。

刀客站起身来,“伤口最好尽快包扎,我的刀子不会留情。”

“期待和你下次交手,你会变得更强。”

“我叫泰隆。”刀客转身,飞刀嵌在树上,利用钢丝带动身体迅速滑过,消失在了丛林里。

“泰隆.....”劫重复道,望着消失的背影,“诺克萨斯已经准备全力侵占艾欧尼亚了吗。”

推荐文章
最新常识文章
友情链接:

片鳞残甲网 | 怎么放松 | 宝玉石鉴赏 | 家乐福万里店 | 青岛中山公园图片 | 如何选择佳能镜头 | 英文自我介绍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