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鱼线型号选择 >> 正文

【笔尖】说梦(小说)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连连的阴霾天气,连连的雨。空气弥漫着湿漉漉。身体和思想也粘粘的。

我背着个简单的行李,出了门。我是个怪僻之人,行动没有预兆。

我要去个地方,陌生的,又是熟悉的地方。上了车,下了车。左走,没公路了,往山里走,愈走愈深,山也一座比一座高。有条溪流,从山谷里延绵而出。

山里山,弯里弯,三十六道弯,三十二道滩。

没有明显的路了。有人工凿的石阶,虽粗糙,可实用。顺着山势而上,忽隐忽现。攀了多少的路,用了多少的时间,没有概念。

上山的路,弯弯拧拧,堪舆角度说,蛇道,是条蛇。而我此刻到的地方,已是蛇口了。再上一点,地势比较平坦了,而平坦的四周,围着东西南北四个山头,看形状,平坦之地,是个鸟巢了。

东头那山,高耸入云,云雾飘渺,虚无不定。

我继续进发,至山腰,突然有一片凹地,苍松绿树之间,岩石嶙峋。

对了,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我想,我极力挖掘自己的记忆。

进了凹地,眼前忽然明亮。真是个好地方,只有这里,阳光格外充足。那些岩石,大大小小,不扎土地,显然是外来的。这更证实了我的记忆。这里的记忆,一遍又一遍在我脑海里浮现。

一阵狂风暴雨过后,突然天地死一般的沉寂。猛然干雷隆隆,天崩地裂,闪光耀眼,尖尖的山顶轰然倒塌,岩石四分五裂,大大小小,往山凹滚去,一座古老的城堡,顷刻毁尽。

一名男子凄凉地呼唤着新婚妻子的名字,一遍又一遍,一年又一年......,所有城堡里的人们,魂飞魄散。

男子是唯一的幸存者。

阿弥陀佛。突然冒出一名和尚。他仅仅平静地看我一眼,然后就闭上眼睛,喃喃地不知道念叨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和尚睁开了眼,说,你终于来了,跟我来吧。我跟着他走到一处陡峭的悬崖底下,取出一把钥匙,不,严格地说是一把像钥匙一样的石条。

他把石条扎进岩石上的一方孔隙,许久,轧轧声起,平滑的岩面,竟然开出了一扇门。

我随着他进入了岩石里,黑暗渐渐地明亮起来,面前突然坐着一男子,紧闭着双眼,一脸痛苦状。再仔细看,就觉得非常眼熟。我苦思冥想,凝视着他,他脸色仍然有光泽,栩栩如生,要不是他两条手臂上的两条长长宽宽的裂痕,我会以为他还活着......,可他已经死了有上百年了。这里的风水是一快阴司地,死的人埋葬着皮肤永远不会干枯......

不知多少年了,有一天,一名男子进入了这片废墟,他在苦苦地寻找什么。

他从来没有踏足过这片荒野山林,可他却非常熟悉这里的每一尺寸土地。他在梦里重复着这里的一切,重复着这里所发生的一切。冥冥中总是有个声音在呼唤着他,仿佛百年之前的新婚妻子的呼唤......

那天,风雨雷电。

忽然眼前的森林,发出怪异的声音。他看见,仿佛有庞大的物体压过那些树木,呼啸到处,树木分开。有两条蟒蛇,互相交织着行来,半在空中半着地,......

他吸了蛇气,中毒了。

他坐在山洞里,用随身带着的小刀,将两条手臂划开,用来放出毒血,想苟且一命......

不知多少回了,我的脑海里反复出现:突然蹦裂的山顶,迎面而来的大蛇,男子的凄厉的呼唤,鲜血淋漓的手臂,还有瞑瞑之中女子的召唤。

不知什么时候,和尚已经走了,他是谁?

不知什么时候,石门已经悄悄合上。任我如何推桑,纹丝不动。

我是谁?

几百年之后,会有人找到我吗?

找来的人他又是谁?

后记 :我醒来,有些惶恐,原来楠柯一梦.却奇怪梦境的荒诞离奇,于是,记下,用以娱已.

虫虫:

呵呵,一看到你文章的第三段我就知道你肯定是在做梦了呢,看来你是一个有着前世的人呢。我看了好多这类的书,书上说我也是一个有着前世的人,只是我的梦境中常出现的是两座相连的山,每座山上都有一座寺庙,我在陡峭的山路上攀登,我要去朝佛,可是山好陡峭怎么也爬不上去,或者上去了一座另一座就怎么也上不去了,我只能遥遥远望。我总是被这个梦给弄得寝食难安,我现在每到一个地方去我就去找我梦中的这个地点,呵呵,我觉得我似乎有什么事情还没有做完。

你说你要我帮你解梦,看了你写的这么多日记,我觉得你的感情还在受着《迷失的世界》里事情影响,这是你轻狂年少时候最大最痛的创伤,“我要去个地方,陌生的,又是熟悉的地方。上了车,下了车.左走,没公路了,往山里走,愈走愈深,山也一座比一座高。有条溪流,从山谷里延绵而出。 山里山,弯里弯,三十六道弯,三十二道滩。 没有明显的路了。有人工凿的石阶,虽粗糙,可实用。顺着山势而上,忽隐忽现。攀了多少的路,用了多少的时间,没有概念。上山的路,弯弯拧拧,堪舆角度说,蛇道,是条蛇。而我此刻到的地方,已是蛇口了。再上一点,地势比较平坦了,而平坦的四周,围着东西南北四个山头,看状,平坦之地,是个鸟巢了。东头那山,高耸入云,云雾飘渺,虚无不定。我继续进发,至山腰,突然有一片凹地,苍松绿树之间,岩石嶙峋。对了,这就是我要找的地方,我想,我极力挖掘记忆。”你选择了离开之后走了很多路,走了很久,经历了很多苦痛和迷惘,可是你的儿时记忆中的青葱的山林中有着单纯的幸福之所在——家。“一阵狂风暴雨过后”,你在经历了家庭矛盾的风暴之后,儿时的幸福的家和与之叠加在一起的新婚时建立的甜蜜的家都被摧毁了,所有你认为曾经爱过你和你爱过的城堡里的人,你的家人都不再是从前的那样给过你关爱的人了,你的信念你的追求都被摧毁了,“男子是唯一的幸存者”,你 选择了离开,你无论去到哪里,你始终都要面对的一个人,就是你。而且人的潜意识并没有因为逃避了环境就不再回到过去,那个和尚就是牵引你回去的你的善良的潜意识,但是当碰到那两条蛇时,一切都被碰了个粉碎,蛇也许是你的长辈和你自己心灵最深处的懦弱的化身,这一般来说是所有人的死穴,没有人能抵抗得了。和尚走了,石门关了,是因为现在无论你想怎么改变,但现实是再也回不去的了。

微微的醉意:

你喝了孟婆汤,前世的记忆也就淡了。

是谁在声声唤起你前世的记忆?已经忘却了过去种种,却还凭着梦中来找寻?

再回到那年相遇的小路,你是一位书生而我是一个樵夫之女,某日在山中打柴,忽闻阵阵呼唤,看到被蛇咬伤的你,帮你吸出毒血后,并照料了你,答应功成名就回来娶我......却在皇榜高中后与王爷的女儿洞房花烛,那冰雪一样的女子,那玲珑的身材,如花的容颜,让你忘却了痴痴等你的樵家小女。终被三尺白绫了却了性命。

那泣血的呼唤,是否能勾起你前世的记忆。是否能让你回头多看我一眼。

也许你我本就无缘,也许你我缘分太浅。飘落山中的魂魄始终无法走上奈何桥,独自背负这前生的记忆,看你的人生如潮起潮落。午夜梦回时,是否能想起从前的容颜?是否会为我留下一滴相思的眼泪?

听雪:

有些地方,明明现实里从未到过,却仍会感觉无比熟悉,仿佛记忆里无数次行走过。

枫叶:

有位哲人说过,“没有梦的人生是苍白的萎缩的,有梦的人生是痛苦的骚动的”。梦是人生内心的原生态表现,梦更能够演绎人生的完美。

杨平:

是不是有时感觉梦里所有的东西真实得比现实还真?连感觉都如此强烈?我常常会认为现在只是我的一个梦,梦才是我的现实呢,哈哈~~

孤独的人:

是谁让你如此魂牵梦绕的?你有怎样的未了情呀?

芳芳:

人生怎能没梦?梦构成了人生。在绵延不断的梦境里,想象着、希望着。试想,人生中如果没有梦,心灵会不会枯竭?千百年之后,当人们翻阅你的札记时,一定会欣喜的发现,尽管这么多年已经过去,尽管世间依然无法避免仇恨和战争,可是只要草叶间依然有清香,潮汐依然按时升落,所有的痛苦就比较容易忍受,而生命仍然是值得信任与热爱的吧。

星如雨:

独特的人,做独特的梦。干吗要知道谁是谁啊,糊涂点不是更好吗?

怀念:

感觉你的这个“梦”是在说“禅”。生死的轮回、宿命悲欢......

还有一种被宿命安排的无奈吧?

呵呵,“我是谁”?这个伟大的命题还没有人能回答得出来!古今中外,多么哲学家、艺术节、文学家、思想家、科学家......穷其一生,也没有找到答案。

这么高深莫测的问题,我一般不考虑。

唉,我也常常做梦,也是古怪离奇,被噩梦追杀了十几年。确切的说是被一种眼神追杀,那种绝望、悲哀、迷茫、空洞、阴冷的眼神、没有任何感情色彩,躲在暗处阴森森的盯着你......悄无声息,无处不在,它会变幻成各种不同的人形在暗中跟着我,不管我躲在哪里,它一眼就可以穿透。梦中,对我最有杀伤力的就是这种眼神了......不过,这样的梦做多了,就算是没有看到,我总能感觉出来......那个东西又出现了。然后,我想尽办法,逃,它如影随形,追......

说一次我印象比较深的吧:我说我生了一个儿子(事实上我根本没有儿子),他大概七八个月大,胖乎乎的,很是可爱......我没事就把手指放在他的嘴边,逗得他“咯咯”笑。

那天,我把他放在一个竹篮里,拎到一个房间,房间比较空了,屋内的摆设没注意,就是觉得空荡荡。在房间中央拉了一条绳子,上面挂了一条白色布幔,垂到地上,刚好把房间隔成了两半。

那天,风吹得白色的布幔不住的飘动......我把他哄睡了,转身走出去,走着走着,我就觉得不对了,我走过布幔的时候,偷偷回头看了一下。果然,他正冷笑着,阴森森的看着我......再说一个梦:我去一个地方找人,那里垃圾成山,臭气污水。很多衣衫褴褛的人在一个烂泥潭里挣扎,拼命想往上爬,但是,岸上光秃秃的,什么也抓不住。。。他们一直在泥沼里挣扎,不肯沉溺下去。可能是时间太久了,他们的衣裳,皮肤, 头发都看不出原来的颜色,有的,眼睛都看不见了。有的还能看到眼睛,那种绝望的、麻木的、悲凉的眼神......我在岸边看着他们在无助的挣扎,我很清楚我不会掉进去,我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但是,很清楚的感觉到我的心在和他们一起无望的挣扎。

这样的情景其实我已是见怪不怪了,这是我梦境的一个保留节目,那些人很多年前就开始在哪里挣扎了。那是另一个世界,也没觉得是地狱,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不过,每次看到他们还是难过。

很多无家可归,流落街头的人,在街角的垃圾桶里翻找着可吃的东西。臭掉的饭菜都迫不及待的争抢着往嘴里噻......死了的就从河堤上抛下去,滚落水里冲走,那水也是浊的。和之前的那个泥沼没多大区别。

死人太多,有的就被前面抛下去的挡住,堆积如山。有人骂骂咧咧的把死尸拖到一起,洒上汽油在河边烧了。起了很多黑烟,把天都染黑了。

类似的梦还有很多,就不举例了。有时,就觉得挺悲哀的,不管白天怎么努力,一个梦就把我打回地狱了。身心都得不到休息,觉得自己要崩溃了......觉得,再不解决,我可能会死在梦里。

我自己也找过一些释梦心理学的书来看。

书中说,梦是潜意识的“我”在和自己对话!梦由心生,可能还是有心结吧。

呵呵,病急乱投医,我也开始读《圣经》,每周两次,朋友来给我讲解。

后来,说来很奇怪,一位朋友送了我一个从寺庙得来的护身符,我就再也没看见过那种眼神了。也还是做梦,梦境繁复,不过,跟以前相比,算不上噩梦了。最好的是,那个眼神它再也不来找我了。

我现在也不信教,可能是受唯物主义的教育太深了。清醒的时候,我是不信有鬼神的,但是,我的那些梦如何来解释呢?

我现在也会看一些佛经,听《大悲咒》不为信仰,为了求得一种心灵的平静。

这些经典应该是一种完整的人生的哲学吧,你所有的迷惘,都可以在其中找到答案。

我不信神,以后,也不会信。不过,我好像相信有轮回。我曾经在梦里见过我前几世轮回。

在梦里我看到了我的前几世轮回......第一世我是一只鸟,生活在野外山花从里,我们一起玩耍生活的有三只鸟......再次轮回:我们一起到一个很暗的宫殿里,脱下羽衣,化为人形,其中有一只鸟变成了我哥,另一只不知去向......最后一次有人告诉我,我再投生眉心会有一颗痣,那人说:这叫什么......灯,意为可看明世事之意......还说了几句,我记不得了。

梦里的情景很记不清了。每次轮回都是到同一个地方,听从同一个人的安排......那人不知是男是女,没清楚看到正面,长衣长袍,听声音好像没有性别之分......他身边的侍者黑衣黑帽,有一回我想偷看他们长什么样,一看那待从是没有脸的......当时,并不觉得特别害怕。仿佛那里是个必经之路,每一次死后就会去那里,等着安排......

对了,有一次我死得很早,很年轻没有出嫁就生病死了......

嘿嘿,这完全是“怀念说梦”,不必当真。

不过,我信,就像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样,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梦。

这些梦,我该怎么看?人,就是这样,什么事都总想从其中找出意义来。

呵,我不信了,活人还能让梦杀死?

不知不觉说了这么多,相信你能懂,好不容易逮着一个爱做梦的人啊。

梦,理性的解释应该是:现实生活的投射,尤其是童年和少年生活的投射吧。有些心结,经历,尤其是心灵的创伤,当时没能及时化解,被压抑了,然后,又被岁月掩盖了......所以它们化为梦境一直纠缠吧。

一句话:打开心结,心病还需心药医。

祝福你!早日走出过去。

对了,文为心声。你的文章很好,希望以后能多看到你写温暖的故事!

石家庄看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羊角风应该怎样治疗
如何选择治疗癫痫的方法

友情链接:

片鳞残甲网 | 怎么放松 | 宝玉石鉴赏 | 家乐福万里店 | 青岛中山公园图片 | 如何选择佳能镜头 | 英文自我介绍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