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镇江新区人才市场 >> 正文

【军警杯★小说】手相

日期:2022-4-25(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已是半夜时分,周山川辗转反侧始终未能入眠,索性坐了起来,二十出头的小伙子本来沾枕头就睡,可人心里有事总犯这样的毛病。

“哼!刘黑痣你这王八蛋,我看是标准的刘黑心,明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周山川越想越来气,不觉骂出了声。

刘黑痣是矿上的队长,真名叫刘和志,四十开外,中等身材,脸上长了颗大大的黑痣,大家便呼其刘黑痣,而真名却少有人叫了。刘和志当了多年的队长,业务精湛,为人和气,说话频率快得如同嘴里含着刚出锅的热豆腐。

周山川骂着骂着,忽然想起一事,几天前单位被盗,破案人员为了寻找线索,全队几十号人全部被取了指纹,而且十指全取,周山川对指纹特别敏感,借着排队等候的机会,他将全队人的指纹特点记了个大概。刘和志是第一个,因而印象特别深,三斗七簸淇,天啊!刘黑痣居然是三斗七簸淇!周山川可恨透了这种手相的人。

“小川,记住爷爷的话,长大了和人打交道,千万小心三斗七簸淇的人,这种人是孬种。”周山川想起了小时候爷爷语重心长的教诲,老人是算卦先生,尤以看手相为绝活。

“爷爷,手相准吗?”才十几岁的周山川有些疑惑。

“这孩子,爷爷还能骗你吗?准,准的很。”叹了口气,爷爷继续说道:“想想你爸爸那畜生,你就信了,他就是三斗七簸淇,唉!”又是一声长叹。

周山川八岁那年,妈妈得了一场大病,经过抢救保住了性命,可留下了后遗症,脸上长满了红斑,腿脚也不利索了。爸爸在外勾搭了个妖冶女人,刚开始还偷偷摸摸,后来索性领回了家,妈妈老实的像只绵羊,瞪眼瞧着不敢吱声,她是被爸爸的拳头打怕了,见妈妈不敢有任何举动,爸爸,不,是三斗七簸淇的那人居然与妈妈离了婚,妈妈娘家无人,孤苦无依,去了哪里无人知晓,妈妈哭喊着自己的乳名被赶走的那悲惨一幕至今仿佛就在周山川的眼前。

“嘿!又是三斗七簸淇。”周山川一拳打在墙壁上,牙咬得“格格”作响,“我叫你长这种手,明天非把你刘黑痣这狗日的手指剁掉不可,屁大点小事,竟然重罚我,简直不让人吃饭了,总想踩着别人的肩往上爬,也不怕爬得高掉下来摔死。”周山川嗓门越来越高,骂声打破了夜的宁静。

昨天,周山川顶班,在宿舍没有休息好,刚上岗,变压器无休止的牙疼似的哼哼声,犹如催眠曲在摧残着周山川的神经,渐渐的,周山川败了下来,眼皮再也睁不开,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迷迷糊糊中耳边忽然响起了炸雷般的喊声:“周山川,你是干嘛吃的?”周山川惊得一哆嗦,睁眼一看,刘和志光着上身,面目狰狞,五官简直挪了位,手指周山川:“王八蛋,出大事了,快给老子送电……”由于急躁说话的频率更快了,嘴里边骂边跑向变压器,一把合上了电闸,回头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周山川,头也不回的火烧屁股般又钻进了漆黑的巷道,周山川睡眼惺忪,等明白了过来,刘和志早已没有了踪影。

今天早晨的工前会,刘和志突然宣布了对周山川的处罚决定,扣发当月工资的三分之一,取消年终奖。周山川的脑门当即“嗡”的一声,爷爷的病还等年终奖做手术啊!爸爸,不,家里长了三斗七簸淇的那人,带着那个不要脸的女人和新生的儿子早已远走高飞了,刘和志这么做无疑是断绝了自己的生路。不就是变压器掉闸吗?往常掉闸的事故还少吗?你刘黑痣处理过谁?人善有人欺,马善有人骑,你这三斗七簸淇没有人性的东西,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拿我当病猫啊!

周山川旷工了,他憋了一肚子气,一天没有吃东西也不觉饿,早早的来到刘和志的宿舍外等候,只等那孬种回来,要和他用拳头算账。

一阵清脆的铃声,刘和志出现在周山川面前,见到周山川,刘和志一怔,立即关切的问: “山川,怎么没有上班?起晚了?迟到一会也不要紧,何必旷工?”“刘黑痣,你少给我假装好人。”周山川的拳头握得紧紧的,两丛浓浓的眉毛立了起来。刘和志见周山川面色不善,稍一愣怔,随即开口笑道:“山川,你这是从哪里说起啊?来,来,家里做。”说着伸手去拉周山川。

“姓刘的,少来这一套。”周山川甩开刘和志伸过来的手,手点刘和志的脑门气冲冲的问:“我问你,干么大惊小怪?不就那点小事吗?何必赶尽杀绝?”刘和志见状,知道周山川正在气头上,不再搭理他,索性推车进了自己的院子。

周山川没想到刘和志溜得这么快,气没有出决不可放过他,不把这三斗七簸淇的家伙治服,以后的日子更难过,周山川像狗皮膏药一样紧紧贴住了刘和志。

“山川,屋里坐。”刘和志依然进着主人的礼仪,周山川也不客气,一屁股坐了下去。

“山川,你可能不知道,那天你惹了大事,掘进工作面瓦斯聚集,已达到了极限,几十号人正在用鼓风机排瓦斯,配电所突然跳了电闸,我多次给你打电话要你送电,可你不接电话,我当时的心情你不会想到,人命关天啊!不及时排除瓦斯会死人的!我火急火燎的跑到你那里,远远就听见你在打呼噜,要不是急着去工作面,我会狠狠踢你几脚的,你……”周山川听罢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将火气压了压,可转念一想,立即质问:“批评我一下还不一样吗?何必处罚的那么重?”

闻听此言,刘和志也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说实在的,过去也跳过电闸,但没有出现危险,这次赶巧瓦斯聚集,也是给管理人员敲了个警钟,今后只要出现类似事故,不论是否瓦斯聚集,都这么处理,不然,大家不会重视的,等出了大事再严格管理,哭也来不及了,那天换了别人也同样处理,并不是和你过不去。”

周山川火气更小了,但仍心有不甘,毕竟那笔处罚太重了,正要开口,门外一阵嘈杂,接着进来了一伙人,周山川定睛一看,呀!原来是几十名工友。大家见周山川也在这里,纷纷围拢过来打招呼。“山川,是这么回事,我知道你爷爷有病,所以就发动大家帮帮你,他们是来为你捐款的,打算有我给你送过去,你正好在,一块拿着吧。”刘和志和蔼地看着周山川。大家立即异口同声:“山川,你今天没有上班,队长和大伙很不放心,一点心意拿着吧。”

周山川显然感到意外,这帮外表粗鲁甚至有些野蛮的家伙,关键时刻竟然如此富有人情味,他既激动,又有些窘迫,一时之间不知说啥好。

在众人的嘈杂中,大衣柜后忽然传出女人有气无力的说话声:“和志,来的是谁啊?”大家也感意外,这刘和志可是单身啊,里面怎么还有个女人?刘和志也不管众人的迷惑,撇下大家来到衣柜后:“是班上的同事,你就别起来了,身子刚见好。”刘和志说话依然频率极快,大家暗暗好笑,原来刘和志金屋藏娇啊!

“不行,我多时没有见外人了,让我起来吧,闷死了。”

一阵忙碌,一位脸色白皙的中年妇女出现在大家的面前,她扫视着每个人的脸,忽然一颤,目光定格在周山川的脸上,吃惊地问:“你……你是……小川?”周山川的目光也紧盯着那张大病初愈的脸,虽然几年没有见到了,可这张脸除增加了些皱纹外,与深深刻在周山川心里的那张日思夜想的脸完全一样,是妈妈!周山川上前几步,一下抱住了妈妈,母子二人抱头痛哭。在母亲的啜泣中,她向儿子讲述了自己的一番遭遇,指着刘和志道:“是和志从路边救了我,是他给我治好了病……”母亲后面说些什么周山川没有听进去,他感到困惑,难道长了三斗七簸淇的人也是好人?难道看了一辈子手相的爷爷看走了眼吗?

“队长,你可真是个好人啊!往后需要帮忙尽管说。”大家都激动了,刘和志倒显得有些局促,“没啥,见死不救还算是人吗……”

周山川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一把握住刘和志的手,嘴唇哆嗦着,手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2012年11月12日

郑州癫痫治疗的医院是哪家
癫痫病可以手术治疗吗
广东癫痫病治疗专家

友情链接:

片鳞残甲网 | 怎么放松 | 宝玉石鉴赏 | 家乐福万里店 | 青岛中山公园图片 | 如何选择佳能镜头 | 英文自我介绍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