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怎么放松 >> 正文

【风恋】夜来香(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夜露浓重,窗前的夜来香绽放得热烈,似乎不遗余力,花朵挤得叶片羞涩,一丛丛荡漾着,便有满眼的鹅黄。太阳刚露脸时,它们纷纷低了头,闭合了蕊,像在偷偷哭泣,看得简莲心里湿湿的。再过一个小时,婚车到。简莲盘腿坐在炕被上,活到二十四岁,自己的窗前,总是游着夜来香的气息。妈妈叮嘱她,老实一会儿,快给自己攒点福吧,你呀,不让人省心的丫头!

简莲下意识抹一把眼睛,小姨忙过来补颜料,警告她不许乱动。雪白的婚纱从腰间漫开来,像睡莲的叶片,流淌着迷人的纹线,盖住了红鞋子,也盖住了心中荡漾的苦涩。有那么一刻,简莲感觉被托起来了,变作大团的云,轻飘飘地,却飞不高,噗地滑进水里,一点一点融化了。

终于要嫁出去了。

一个月前,简莲还住在县城的刘大中那儿,一爿节能电器小店,杂七杂八上万种小货品,卖得不好,积了灰尘,简莲就撅着屁股,拿一小块抹布,不停地擦。头上吊着四平米的卧铺,安了玻璃窗是死缝的,透亮不通气。一到晚上,简莲就蜷缩在大中怀里缠绵,憋得满头大汗。月光偷袭他们,悄悄地苍白着脸。门口几块砖头垒起的锅灶,简莲就头戴上报纸帽,烧饭,炒菜,给暖水瓶注水,水泥板磨得光光亮,蒸笼里的馒头又白又胖,过路的卡车司机把头探出来喊:“妹子,给哥吃一个呗!”刘大中就跳出店门,丢去一句脏话,回头瞪简莲一眼。一日一日的度过,一晃四年了。没做成梦想中的新娘,简莲耳朵里灌满了刘大中的话:你个子忒矮了,你腿上有个疤,你够不着货架子,你黑得掉地上找不着,你他妈的少说话,你给我滚,乡下粪球子,刘大中一脚踢过来,简莲趔趄着跌出门外。

简莲是独生女,爸妈一心想给她找个好婆家,乡村女孩单纯厚道,土里泥里走出来,能吃苦耐劳。偏偏大奔头舅妈给介绍了刘大中,一个大饼子脸,尖下颏,筋骨暴突,瘦高的男人,他家住在西大桥附近,政府修路时占了房屋和部分耕地,得了一百多万块钱。现在他家又在耕地上盖起了房子,不住人,等着政府来占用,估算着还能得到一笔巨额补偿款。大奔头舅妈说得满嘴喷唾沫星子,沮丧着脸,仿佛那些钱本该她得着,现在给简莲了,这才是天大的恩惠。

刘大中和她妈妈进门相看时,简莲刚从地里摘豆角回来,麻丝袋子蹭皱了衣襟,妈妈赶紧过来抻抻,意识到有人正打量自己,简莲的脸儿又红又涨,热得烫手,说不出好和坏,稀里糊涂的,简莲就有对象了。第一次跟刘大中进家门,那是七层的顶楼,爬啊,累得喘不上气,屋里打扮一点不出奇,哪像城里人家。实际上刘大中家就是城郊子菜农,刘大中妈妈话里话外他们是城里人,生活得有品位,却嘴里叼着烟,把一捆大葱塞进水缸后面。刘大中他爸买了两条鲤鱼回来,吵吵着买多了,哧溜撒进水缸一条,接着,从里面舀一瓢凉水,咕嘟咕嘟喝下去了。

那天晚上,没有夜来香的味道,蚊子从纱窗缝隙钻进来,嗡嗡乱叫,简莲强眯着眼睛,感觉自己被高杆子擎起来,忽忽悠悠再没了着落。在村里,对上象了,就是要结婚的人了,还有啥外道呢,于是,简莲在刘大中家有模有样地干起家务活了。

简莲回家了,在妈妈疼爱的目光里抿着嘴,躲进夜来香的丛影里嚎啕大哭,逝去的时光结了个大大的伤疤,她才意识到妈妈多次的劝说都没听啊,自己执迷不悟,一心跟着这个刘大中。从此,刘大中杳无音信了,简莲的心疼得直颤,像剜肉一样,还没过劲呢,大奔头舅妈又来保媒了,是北葫芦村的双喜子,和妹妹俩相依为命许多年,直到嫁出去了妹妹,才张罗自己的婚事,已经三十岁了。简莲听着舅妈吼吼地说,不耐烦地梗着脖子,妈妈急得搓手,差不了几岁,挺相当,啥时相看,同意了就处呗!

双喜子私下里跟简莲说,她的眼睛黑亮黑亮,扎得人心跳,仔细一瞅,像夜来香绽开时欢快的神情。简莲就逗他,你咋品着夜来香的神情了,双喜子笑,我妹和你一样美,她最喜欢夜来香了,你瞧见了吧,咱家窗台下拥着夜来香哩。简莲不说话了,心里甜滋滋的,她开始有一种奇妙的感觉了。

太阳红彤彤地晃进屋,院子里热闹开了,双喜子来接新娘了,是轰轰隆隆批了红花的摩托车队。简莲伏在双喜子背上,宽敞、温厚,像伏在黑土地上一样,再也不想起来了。等客人都走了,安静了,简莲偎在双喜子身边,突然跳起来:“怎么没告诉我哪个是你妹妹呀?”丈夫的笑脸凝固了,失望极了,低声说:“妹夫的店有点忙,走不开。”简莲迷惑地看着丈夫,随即蹲在一丛夜来香的影子里,今儿是好日子,阳光足足地射下来,细长的小灯笼样的花苞垂着头,羞涩地藏在叶片下,任喧闹流连,它们静静地低眉顺眼,守着小小的沉默。

简莲和双喜子过日子甜蜜,情投意合。一天夜里,双喜子接到妹妹电话,妹妹泣不成声,让哥哥到县城第一医院,她的右腿摔断了。双喜子疯了一样,连夜打车进县城,简莲忙不迭地跟在后面。一楼骨科病房里,小姑子孤零零地躺在那儿,随了丈夫冒血的眼睛,简莲打量着小姑子,脸色苍白,眼睛红肿但有神,结实的手臂一把抓住哥哥,泪水嗖嗖地流淌:“他从吊铺上把我踹下来......”丈夫愤怒地攥紧拳头:“刘大中,这个畜生!我杀了他!”小姑子仍是流泪,委屈地说:“他听说你要来,吓跑了......”

简莲一下就僵到那了,不错眼珠地盯着小姑子架起来的那条腿,纱布和石膏沉重地往下坠,往下坠。突然,一张大饼子脸砸来,简莲晃了几下,心里咕咚咕咚地跳。

直到小姑子拄着拐出院了,刘大中还没露面。双喜子一顿折腾,从刘大中父母那里要来了有限的治疗费,得知刘大中跑到南韩挣钱去了,家电小店门窗紧闭,且换了锁,消息全无。

中巴车出了县城,双喜子一拳砸在座位铁栏杆上,厌恶地回头瞅一眼:“这个懦夫!”

小姑子躲在夜来香的影里,不声不响,想什么呢?简莲来了,身子凑近花朵,月亮看见了,欢喜地在云里舞蹈,土地上有两朵芬芳的夜来香。

西安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女性癫痫较新治疗方法
小孩癫痫的前兆是什么

友情链接:

片鳞残甲网 | 怎么放松 | 宝玉石鉴赏 | 家乐福万里店 | 青岛中山公园图片 | 如何选择佳能镜头 | 英文自我介绍爱好